欢迎访问庐山旅游,庐山旅游网,我们将为您提供周到的服务!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东晋慧远与中国“东林学” (2)

 
                                               东晋慧远与中国“东林学”  (2)
                                                           文/净兴 

 寺院文化:建成东林寺后,慧远法师又在香炉峰侧,讲经台北建上化城寺,一名普照寺;于庐山锦涧桥北建中大林寺;于庐山南香炉下建遗爱寺……这些寺院组成了慧远法师庐山修道传法生活的一个又一个璀灿的节点。元兴元年(公元402年),庐山东林寺般若台精舍阿弥 陀佛像前,慧远法师邀集刘程之、雷次宗、周续之、宗炳、毕颖之、慧永、慧持等有 识之士123人,建斋立誓,建立了中国佛教最早的结社--白莲社,共期往生阿 弥陀佛西方极乐净土。慧远法师的教团中,包括慧远法师的同学慧永、慧安、慧静、弟弟慧持,及其弟子,这是教团的核心。其弟子之知名者,据汤用彤所考,有慧观(见《高僧传》卷7)、僧济、法安、昙邕、道祖(均见《高僧传)卷6)、僧迁、道流、慧要、昙顺、昙诜(均附见《道祖传》)、僧彻(见《高僧传》卷4)、道汪、道温(均见《高僧传》卷5)、法庄、昙翼(均见《高僧传》卷14)、慧宝、法净、法领(均见《慧远传》)、道秉(见谢灵运《佛影铭序》)、昙恒(见《十八高贤传》)、道敬(见《广弘明集》)等。道祖传又言有法幽、道恒、道授等百余人,《佛祖统纪》卷二六所载庐山僧,别有慧恭等数人,或亦为慧远法师弟子。他们来自四面八方,到庐山亲聆慧远法师的教诲。此外,也有当时的社会名流,如白莲社诸人,他们是教团的外围。教团中人对于佛教都有很深的造诣,对于佛教的传播起了很大的作用。他们并不株守庐山一隅,而是四出传教。所到之处,都吸引了一些信徒。根据当时情况,他们的活动地区,遍及长江流域。下游的建康、吴郡、会稽,中游的豫章、江陵、新阳,上游的成都,都有他们的足迹。而且,他们是流动地进行传教,这样就可以使信徒不断增加, 集结了一批精通内外学的僧俗分子,庐山蔚然成为当时中国佛教的中心慧远法师建白莲社,标志着中国佛教净土法门的正式兴起,代表了“佛教中国化 的大趋势”。自此,庐山东林寺被尊为净土宗祖庭,慧远法师被推崇为净土宗的一代祖师。东林寺曾容纳僧人无数,以至被称为“万僧之居”,成为名闻天下的大丛林。慧远法师除了经营自己的东林寺外,还扶植、赞助他的师兄师弟、门人子弟,以庐山慧远法师为中心的佛僧和信众们,在90年之内,在七个市县区内,相继建佛 寺42所,庐山占居一般的数量,仅慧远法师一人即在五县区率众创建16所。他的这 一前无古人之壮举,为江西佛教法场创造了后世的基业。在庐山修建了十多座寺院,使庐山成为一座佛教文化的山。庐山许多佛教文物和传说都与慧远有关。1928年4月,我国的著名学者胡适游庐山时说过:“慧远的东林寺代表中国佛教化与佛教中国化的趋势”。
 
发愿文化:东林寺:《庐山莲社发愿文》慧远惟岁在太元十五年七月二十八日,释慧远法师,至诚感格幽玄奥藏,特发净洁超迈之心,殷切眷顾同心正信的一百二十三位同仁,齐集于庐山西北山麓般若云台精舍阿弥陀佛像前,一齐敬荐香华,而立誓愿。惟此同会大众,明了因缘幻化之理,则三世轮转之真相得以彰显。因果变迁感应的规律既然相符,则善恶报应之事则必定无疑。推察至亲好友默然辞世,随业流转,切悟生命之危脆无常。审究现报、生报与后报相续催迫,深知靠自力难以济拔三恶道的剧苦。所以与会诸贤朝夕惶惧,勤勉思惟解脱之道,自力怯弱,唯仰佛力救拔。但神妙之存在可以至诚感格,却难以在迹相上去攀求。必定至诚感通,方知幽玄神境原来不离当处;如果感求没有回应,则渺茫无主,何处得以度脱?所幸今日大众宿世善根发露,不约而同地一致归心西方极乐世界。恭诵净土典籍,开发信心,愿慧油然启发;吾人能感之机与弥陀所应之瑞相显现于寝梦中,对高贤莲友的趋奉自来感到十分欢欣。于是图写佛影,莹煌光辉,出神入化,俨若神人所造。这是冥符净心法尔显现,确非人力造作所能为。这实在是佛天开启同仁的至诚,冥冥加持,令大众不约而集会。这样殊胜的机缘,大众宜应倍加珍惜,慎思专一,正心诚意,以成办往生净业。但大众各自的道业功绩参差不齐,功夫福德也不相等。虽然大众清晨祈祷的心愿大致相同,然到了晚夕,又疏隔了精进的道心。这就是我师友眷属,深感悲痛的事情,因此振作慷慨,相从肃穆齐集于法堂,发起平等至诚心,以幽邃玄远的襟怀,誓愿与此众莲友,共同求生西方净土。莲社中如有出类拔萃,首先径登安养的莲友,愿不违安养入娑婆,拯拔尚未往生的同仁,用以圆成自利利他的初衷。先往生者与后往生者,共勉思惟同登极乐的妙道。蒙佛愿力,带业往生,就可莲华开放,亲觐阿弥陀佛圣容。面见阿弥陀佛,则开启心性,寂照圆融,转识成智。在莲华中诞育紫磨金身,如佛相好,这是何等尊荣的胜事呀!藉莲华徜徉于宝池德水的中流,在宝树琼枝下畅咏赞佛的心曲。云衣飘飘分身于八方极远的佛土,恒常披拂温雅的香风。不贪计身而更显庄敬盛美,心神超越苦乐对待以禅悦自怡。念佛往生离开三恶道的轮转,莲华托质长辞天堂的幻乐。绍继菩萨圣众的芳轨,成就佛果乃莲友共期的目标。究寻此念佛往生的妙道,其义理境界何其弘大难思。刘程之居士的《莲社发愿文》,是依据慧远法师念佛旨意而撰写的。这是古印净土教在与本土文化的碰撞融合后所结晶的第一篇净宗文献。全文432字,行文流畅,言简义丰,以和美的赋体诠释净土信仰的心路历程,依据《无量寿经》等净土经典的义理境界,展示出震旦国人神往的至极善美境界。其由三世因果、六道轮回的观照,觉悟到无常险途的可惧,由阿弥陀佛大悲愿力的净信,获得稀有的安心安乐,深知懈怠放逸,信根难固,非良师益友,无以增进净业,所以建立莲社,依众靠众,相互策勉,定于今生,仰凭佛力,往生乐邦,出离轮回,以成就佛果为最终目的。全文运思,契理契机,字字玑珠,豁人心目,祈冀净业行人潜心玩索,依教奉行。 
名流文化: 东林寺建成于东晋太元十一年(386年),为中国佛教净土宗发祥地,南方佛教中心,隋朝以后为全国佛教八大道场之一。历史上,与东林寺结缘的名流高士不乏其人,或者说历代文人许多文人名士墨客风闻来访探者到过东林寺等,都被这里的名山、名寺、名茶、名泉、名水陶醉倾倒,并留下墨宝或诗篇。如名流高士有佛陀跋陀罗尊者、智者大师、鉴真大师、李世民、刘遗民、谢灵运、陶渊明、孟浩然、王昌龄、韩愈、白居易、柳公权、李北海、周敦颐、王安石、苏东坡、陆羽、张又新、欧阳修、李白、陆游、杜甫、杜 牧、杜荀鹤、刘长卿、王昌龄、李邕、王阳明、苏辙、黄庭坚、岳飞、徐霞客、康有为、范成大、王守仁、董其昌、王士祯、朱熹、康有为、陈三立等等。大儒朱熹也曾游东林寺和西林寺,赋诗云:“深寻两林间,清波贯华屋。莲社有遗踪,草堂非旧筑。修廊余故刻,好丑杂珉玉。亦复记经行,深惭后人读。”据佛学大师魏磊先生《净宗法语大观》:唐代著名诗人白居易,中年皈佛,亲近高僧,从受净戒,于东都结社念佛,发愿西生,不怠不堕,以迄终年。谢灵运精熟佛理,他的诗中常用到佛教典故。如《过瞿溪山饭僧》:迎旭凌绝嶝,映泫归溆浦。钻燧断山木,掩岸墐石户。结架非丹薨,藉田资宿莽。同游息心客,暖然若可睹。清霄飏浮烟,空林响法鼓。忘怀狎鸥,摄生驯兕虎。望岭眷灵鸳,延心念净土。若乘四等观,永拔三界苦。
 
    著书文化:慧远法师给后世留下《大智论要略》、《不敬王者论》等14部35卷佛教著作,极大的丰富了中华佛教文化的宝库,对世界佛教文化也是巨大的贡献。有 《法性论》、《沙门不敬王者论》,还有论、序、铭、赞、诗、书等,共有十卷五十余篇,汇编为 《慧远文集》。名著《沙门不敬王者论》中,从多方面论证了出家人与世俗之人,以及在家的居士不同,礼佛是本,不必跪拜世俗的“王者”,从而为佛门弟子争取到独立于世俗政权之外的“僧格”。他又著《佛性论》,以般若学中的“本无”说为根基,要求人们超越世俗生活,与内在之“法性”相合一,摆脱生死的痛苦与灾难,跃出“六道轮回”,求得无生无灭之永恒———西方净土。慧远法师的着作,据“高僧传·释慧远传”记载有十卷五十多篇。但大都佚失,现存的有“沙门不敬王论”、“明报应论”、“三报论”等论述文五篇,各种序文五篇,书信十四篇,以及一些铭、赞、记、诗等,主要收入在“弘明集”、“广弘明集”和“出三藏记集”等。慧远法师学识渊博,工诗善文,不仅著有大量佛学文论。代表作品有《法性论》(已佚)、《明报应论》、《沙门不敬王者论》、《大智度论钞序》、《襄阳丈六金像颂》和《佛影铭》等。
 
译经文化:一是从译经形态考察,主要有“两大”现象:1、静态译经现象。古译经台,是佛驮跋陀罗尊者在东林寺翻译经典的地方。寺内文物甚多,东晋慧远法师与西域经师译经驻锡的译经台。2、动态译经现象。慧远法师发现江东一带佛经不全,禅法缺乏,律藏残缺,派遣弟子法净、法领到西域求法,取回梵本经典《华严经》等200部,并招致西来僧人译经。太元十六年(391),罽宾佛教小乘毗昙大师僧伽提婆南下庐山,慧远法师请他重译《阿毗昙心论》、《三法度论》,并分别为之撰序,对毗昙学在我国的传授起了很大的作用。罽宾禅师佛陀跋陀率徒到庐山,慧远法师礼请他译出了《修行方便禅经》,也亲自为之撰序。《达磨多罗禅经》 的翻译。鸠摩罗什容不了佛陀跋多罗, 而慧远法师却能使佛陀跋多罗从容地发挥他的能力。 如果没有他的《华严经》 的译本, 就不会有以后的华严宗。东晋慧远法师时期,西域沙门昙摩流支也善于律藏,有梵文体本《十诵律》,庐山慧远法师邀请他和罗什继续翻译《十诵律》,而后他与罗什翻译此律文为58卷。在我国,《十诵律》能够得以完整翻译和传播首要归咎于慧远法师之功劳。后来翻译工作得到姚兴的支持,流支和罗什两人终于译完了这部书, 弥补了律藏的残缺。 不久这部译本也流传到江南一带。便是佛教学术思想的输入,引起翻译经典事业的盛行,由名僧慧远、道安、鸠摩罗什、僧肇等人的创作,构成别具一格的中国佛教文学,后来的影响,历经千余年而不变,诚为难得稀有之事。”南师宏论,虽重在论说佛教经典的翻译,由此亦大致可知慧远对中国佛教文学“这一朵巨葩”的奠基之力和开先之功。二是从译经本体考察,主要有“两大本体”:(1)外来译经。慧远大师虽则是净宗行人,然对大乘各宗各派的弘传事业,都怀着以极大的热情予以推动。以弘"法“为尚的精神,突显出一代宗师的德操及佛性。弗若多罗是专精《十诵律》部的学者,曾与鸠摩罗什合译《十诵律》,不幸未译完,就忽尔去世。远公对此非常慨叹,痛惜大法不能东来。后来,以律藏驰名的昙摩留支来到关中,远在庐山的慧远法师即遣弟子昙邕入秦,亲笔致书昙摩留支,请他发心将未译出的《十诵律》余分翻译过来,昙摩留支受慧远法师的至诚所感,遂将弗若多罗未竟的部分译出,成为中国第一部完整的比丘律藏。鸠摩罗什大师佛学精深,独步阎浮,于姚秦时代入关,大兴译场,学者云集,罗什亦曾把自己在长安新译的《大品般若经》送给慧远。罗什在译出《大智度论》后还特地由后秦主姚兴代为恳请慧远作序,成为北方佛教的中心。慧远法师常常修书通好,殷殷致问,请教修证佛法过程中的疑难问题(其问答内容具见《大乘大义章》),表现出慧远法师作为一代祖师,心胸广大,谦谨好学的风范,亦是文化交流的一段佳话。佛陀跋陀罗尊者,又称觉贤,北天竺迦毗罗卫国(今尼泊尔境内)人,释迦族,甘露饭王后裔。以精通禅律驰名,于义熙四年(408年)来到长安。觉贤三藏因被人指斥显神通而见摈于北方,慧远特遣弟子昙邕入关,替他们和解,由于觉贤不愿再回北方,便投奔慧远大师。慧远法师予以热烈欢迎,邀他加入莲社,请他翻译佛经,并以负责的精神致书国主姚兴,为觉贤解除了被摈的处分,恢复了觉贤的名誉。后来,觉贤又被邀到建康道场寺,译出《华严经》(晋译六十卷)、《僧祇律》等佛典13种共125卷,为大乘瑜伽学说东流开了先河。华严宗风的阐播,亦造端于觉贤的南下。南下的觉贤,所以有造于我佛教,其功仍在慧远法师。假定不是慧远法师的宽宏大量,觉贤虽怀大法也无由播扬。觉贤三藏终生不忘慧远法师的知遇之恩,遗嘱圆寂后骨灰安放东林寺,其舍利塔建在东林寺。觉贤是历史上第一位葬在庐山的外国僧人。慧远积极吸引和组织西来僧人翻译佛经。晋孝武帝太元十六年(公元391年),慧远请“博识众典”的罽宾(今印度西北)沙门僧伽提婆来庐山重译《阿昆昙心》和《三法度论》,并亲为之序。不久,他听说西域沙门昙摩流支携《十诵律》入关,又特遣弟子昙邕致书祈请译出《十诵律》。这时,他“每慨大教东流,禅数尤寡”,又请遭鸠摩罗什门人摈斥,以“禅律驰名”的佛陀跋陀罗来山译出介绍达磨多罗和佛大先禅法的《达磨多罗禅经》二卷,并作序强调修持禅业的重要性。与此同时,他还派遣弟子法净、法领等人“踰越沙雪,旷岁方反”,在西域求得了大量梵文新经,使之得以传译。从庐山走出了法净、法领、宝云等西域求法僧,尤其法领之行,请来西域高僧四人及方等新经二百余部,被僧肇赞为千载之津梁,宝云亦在此过程中成长为译经高僧。慧远在庐山修建般若精舍,延请高僧,翻译经典,先后有僧伽提婆、佛驮跋陀罗等高僧在庐山译出多部经典,促进了佛教义学的发展。在此基础上,道流、道祖等人编辑了《魏世录目》、《吴世录目》、《晋世杂录》、《河西录目》等经录。“渭滨务逍遥之集,庐岳结般若之台”,庐山般若台因此与长安逍遥园并誉。 由于慧远的大力提倡和积极组织,使佛教经、律、禅法等得以在广大的江南地区盛行和流行,对后世产生了较大影响,亦使东林寺成为闻名全国的译经研佛的中心和基地。天竺高僧觉贤,本名佛陀跋陀罗,北天竺迹毗罗卫国(今尼泊尔境内)人,释迦族,甘露饭王后裔,十七岁出家,以精通禅律驰名。他于义熙四年(408)到长安。初与后秦高僧鸠摩罗什甚为融洽,后因学风、师承不同渐有分歧,为罗什门人所抨击,被迫离开关中。在慧远法师邀请下,觉贤加入莲社,并在东林寺翻译大量佛经,六十卷《华严经》即译于此地。由于慧远法师崇高威望,觉贤得以顺利恢复名誉。佛陀跋陀罗尊者在七十一岁时圆寂,他终生不忘慧远法师的知遇之恩,遗嘱骨灰安放庐山东林寺,舍利塔亦建在东林寺。佛陀跋陀罗尊者成为历史上第一位葬在庐山的外国僧人。(2)本士译经。″走出去":东晋时代,佛法虽已不断地传入,然尚不完备,所以梵僧来华弘化者,仍然络绎不绝。慧远法师感于法道有缺,曾派弟子法净、法领等西行取经,得到诸多梵本佛经。远公遂于庐山置般若台译经,成为中国翻译史上私立译场的第一人。”庐山东林寺与长安逍遥园鸠摩罗什大师的译场,作为南北二大佛教中心。即庐山般若台与长安逍遥园并列为两大译场。″请进来″:以谢灵运为代表人。谢灵运是大文学家,大文豪,大知识分子,是当时少有懂梵文的人,华梵俱通,参与到译经润文行列中,使经文更符合国人阅读习性。如对昙无谶译的《大般涅槃经》加以修订,文辞更加精美。与慧严、慧观一起对当时翻译的五十卷《华严经》进行润文,校对,使经文更对华文口味,简洁明了,法义晓畅。后来分卷增成六十卷,即今流行的佛陀跋陀罗译的《六十华严》,可窥一斑,读来魏晋玄风,扑面而来。在义理思想上,谢灵运更加推崇道生法师顿悟成佛学说,慧远法师亲著《辨宗论》、《法性论》,予以论证宣扬,对教理法义加以发挥,足见康乐悟性之高。相传鸠摩罗什大师读到慧远法师所著《法性论》,大加赞叹云:「边国人未有经,使暗与理会,岂不妙哉!」。慧远游刃于各种佛理之间,融会贯通,结合自己的体会,在庐山写下了大量的佛教着作。慧远曾云:“经教所开,凡有三科:一者禅思入微,二者讽味遗典,三者兴建福业。”禅思入微是一种具体修行活动,讽味遗典则与上云佛经传译相关。据史料记载,慧远“所着论、序、铭、赞、诗、书、集为十卷,五十余篇,见重于世”。其中现存于世的《沙门不敬王者论》、《沙门袒服论》、《三报论》和《明报应论》四篇论文尤令人瞩目,对后世佛教思想影响极大。
 
     藏经文化:藏经楼,藏经万卷,号称“天下经典一寺藏”,是我国唐代四大藏经院之一;曾收藏经书万余卷,名列全国寺院之首,即为唐代藏经最多的寺院。在驰名中外的庐山东林寺后的文殊阁内,珍藏着一部卷帙浩瀚的佛教丛书一一《中华大藏经》,这是以日本国法然院贯主桥本峰雄、欢名寺住职铃木信光两位法师为首的日本十二大寺院的贯主和主职,于1984年5月8日奉赠给东林寺的。以表示对净土宗祖庭的无限追仰,并对东林寺的复兴充满热情和希望。也是中日宗教文化交流的纪念珍品。《中华大藏经》是一部规模巨大的佛教典籍丛书。它以经、律、论为主,并包括若干印度、中国等国佛教徒撰述在内。南北朝时,佛门称之为《一切经》。隋以后才有此称。早在佛教传人中国的东汉时期,天竺僧侣摄摩腾、竺法兰首先在洛阳泽出了其中的《四十二章经》.魏晋以来,译者踵接。隋居时,大翻译家玄奘译出了其中的《大般若波罗蜜多经》。 《大藏经》的大规模雕刻印刷,始于北宋开宝四年(9 7 1年),宋太祖遣张信在成都监督雕造的蜀版《大藏经》。共有.480函,5048卷,经版十三万块,直到太平兴国八年(9 8 3年)历时十二年才雕造成。
 
      3、生态学。(1)社会生态文化:慧远法师在《明报应论》《三报论》中论述了依正不二与因果报应的内在联系,警示着人类要克服贪婪,停止对自然的无休止索取。他的净土思想描绘了一个纯净而无污染的理想世界,引导组织信众用行动维持良好的生态环境。他亲近山水,平等地看待自然万物,强调人通过对自然的观照来体会“道”。在他的领导下,当时的庐山成了从北方向南方输送佛教的中转站,他在“足以息心”的秀美庐山,在处理人、自然山水与西天净土的关系中形成了他的佛教生态观。他把佛教与中国传统文化互融互渗,把个人的修行与艺术的审美、理想境界的追求相互结合,从而体验美丽的自然、探寻纯净的自我,最终获得心灵解脱。他眼前的生态,不仅包括自然环境,还包括精神状态,而且自然环境与精神状态不可分割、相互影响。慧远法师的佛教生态文化理念,对于自然生态和精神生态都具有借鉴和启迪的意义。
 
(2)自然生态文化:一是庐山东林寺莲池(花)文化现象。东晋名仕谢灵运因为十分的钦佩慧远法师,就替慧远法师在东林寺的东西两侧挖了两个池塘,还在池中种满了白莲花,所以慧远法师创下的社,还被称作“白莲社”,故此,后来的净土宗又被称作“莲宗”。史载,慧远法师曾经与中国山水诗人谢灵运等高士,依仿佛教经典所述的净土莲池的形状,开凿水池种植莲花,并以莲名社,借莲喻宗,使东林寺成为中国历史上有文字记载以来第一座种植白莲的佛教道场,影响深远。东林寺前有莲池一方,白莲朵朵,清波凌凌,绿叶田田。传说,此地始为东晋名士谢灵运所凿。谢灵运(385-433年)是谢玄之孙,袭封康乐公,故人称“谢康乐”。他才华横溢,高傲自负,对慧远法师却“肃然心服”,要求加入莲社,慧远法师以其心杂未准入社。谢灵运虽未人莲社,却在东林寺内翻译经文。其间,他帮助东林修建了“莲池”。池中白莲,古称“青莲华”,中外驰名。公元1321年,日本僧人澄圆将莲种带到日本,并大弘净土教义,力扬东林之风,青莲花亦开遍日本国。1992年,在各界人士的努力下,日本佛教界将莲种回赠东林寺,杨成武上将也为刚刚修复的莲池题写了“莲池”二字。至此,“青莲华”又重新盛开在东林祖庭。二是庐山东林寺僧(佛)茶文化现象。庐山种茶,始于汉朝。据《庐山志》载,东汉时代,佛教传入我国,当时庐山梵宫寺院三百多处,僧侣云集。他们攀岩削峪,栽种茶树,采制茶叶,将庐山野生茶改造为家生茶,又能够清除虚火,涤荡身心,去除疲劳,对于坐佛修行入定,睿发精神,敏于悟道有很大的帮助。同时茶汤清淡洁净,不会违反佛门的各种戒律,而且符合佛教寂静淡泊,抑欲忌荤,提倡素食的人生态度。佛教精神与茶道精神(即心灵养生)内在共鸣,是茶文化和净土宗结缘的必然。修炼身心是茶道的第一目的。茶道精神灌注在净土宗教义和修行方式之中,时至今日,以茶待客,以茶念佛,以茶修德,以茶表德仍是东林寺“以茶载道”的主要方式,“道”寓于茗饮之中。三是“僧人茶道”(“文人茶道”)茶文化现象。庐山的茶因山与雾而得名,号为“云雾茶”,是一种绿茶,古人有云:“匡庐奇秀甲天下,云雾醇香益寿年”,说的就是庐山茶。庐山,观山、赏雾、品茶都。据说原本庐山的云雾茶在最开始只是一种野生茶,后来就是东林寺的慧远法师将这茶改造成家生茶,他还经常把这种自己种的茶用来款待好友。到了唐代,云雾茶已经非常有名,在宋代庐山名茶已经被列为了进献皇帝的“贡茶”。(3)人文生态文化。《1》庐山茶文化人文生态现象。【1】庐山“僧文一体”(“僧人、文人茶道”)茶文化现象。A 、“僧人茶道”据《庐山志》:东晋,庐山已成为全国的佛教中心,其时慧远在庐山东林寺弘扬佛法,他不仅聚众僧种茶,还常与僧人“话茶吟诗、叙事谈经”至“通宵达旦”。晋时庐山就有“寺观庙宇僧人相继种茶”的风气,其中东林寺名僧慧远法师曾以自种之佳茗招待大诗人陶渊明、道士陆静修,谈佛论道。慧远法师所植所饮乃如今名扬中外的庐山云雾茶。据《庐山东林寺志》载:“东林寺是盛产庐山云雾茶的一块宝地,附近的赛阳乡和东林寺……建有茶场,寺南的化成茶场(原化城寺遗址),盛产云雾茶……”中兴祖庭的果一法师,曾在庐山马尾水九峰寺,独居兰若,精修梵行,手植云雾,以待因缘,中兴东林寺。如今的东林净土茶是庐山云雾茶的精品,此茶常年生长在云雾缭绕的庐山半山腰,与青山为伴,以明月、清风、云雾为侣,独得天地万物之灵气精华,是寺院敬佛和待客的寺茶。B、“文人茶道”。相传佛教净土宗始祖慧远,就曾在东林寺以自己栽种云雾茶款待诗人陶渊明和道长陆修静,相互“话茶吟诗,叙事谈经",给文苑留下了“虎溪三笑"的佳话。元和十(公元815)年,大诗人白居易被贬江州,曾来庐山北香炉峰结造草堂,闲适隐居。他以“药圃茶园为产业",甚至把茶当酒,终日饮茶吟诗,排忧自娱。待到唐代茶叶专家陆羽,命庐山汉阳峰康王谷为“天下第一泉"、观音桥的招隐泉为“天下第六泉"后,庐山云雾茶更增添特有魅力。此后宋、明、清历朝都封为“贡茶",进献朝廷。东晋时,庐山已成为佛教中心之一,当时名僧慧远法师,在山上居住三十余年,聚集僧徒,讲授佛学,成为南方佛教首领,带领僧侣在山上种茶。唐朝时,庐山茶叶已很著名,陆羽《茶经》中曾有过记载,许多文人学者也留下了不少赞美庐山茶的诗篇。唐元和十年(公元815年),白居易被贬江州,就曾跑到庐山辟园植茶种药,闲适而居,并写下诗句:“药圃茶园为产业,野麋林鹳是交游。”宋代,庐山名茶还被列为“贡茶”,进献朝廷。唐元和十年(公元815年),诗人白居易被贬江州,就曾跑到庐山辟园植茶种药,闲适而居,挖药种茶,他对当时庐山种茶实况作诗描述,诗曰:“‘长松树下小溪头,斑鹿胎巾白布裘',药圃茶园为产业,野麋林鹳是交游",并写下诗句:“药圃茶园为产业,野麋林鹳是交游。”宋朝诗人周必大游庐山时,曾有“淡薄村村酒,甘香院院茶"的诗句,但那时尚未有庐山云雾茶的正式名称。据《庐山志》载,庐山云雾茶之称始于明朝。随着朱元璋在庐山大战陈友谅故事的流传,庐山云雾茶随之驰名全国。《本草纲目》的集解中,已列有洪洲白露,双牛白毛,庐山云雾等名茶,可知庐山云雾茶这一正式名称的来历至少已有三百多年的历史了。庐山自汉代就已经开始种茶。据《庐山志》记载,东汉时,庐山因为云雾奇景极富宗教想象力,一如太虚幻境,是佛教建立寺院的理想之地。当时庐山梵宫寺院多至三百余座,信徒如云,僧侣们攀危崖,冒飞泉,在白云深处,劈崖填峪,竞采野茶。这些野茶“初由鸟雀衔种而来,传播于岩隙石罅”,又称“钻林茶”。到东晋时,庐山已成为中国的佛教中心之一。庐山云雾茶最早是一种野生茶,佛教净土宗始祖慧远法师在山上聚徒学法住了三十余年,广结善缘,信客盈门,传法之余一门心思种茶树,将其脱离野生胚胎,改造为家生茶,开了江南僧人种茶和饮茶之先河。宋代陆游当年抱着品评考验的态度喝了庐山云雾茶,之后以《试茶》为题作了一首诗,提到喝茶后“睡魔何止退三舍,欢伯直知输一筹”。看来嗜茶如命的陆放翁对庐山云雾茶的评价不低。谢灵运精熟佛理,他的诗中常用到佛教典故。谢灵运《过瞿溪山饭僧》:“迎旭凌绝嶝,映泫归溆浦。钻燧断山木,掩岸墐石户。结架非丹薨,藉田资宿莽。同游息心客,暖然若可睹。清霄飏浮烟,空林响法鼓。忘怀狎鸥,摄生驯兕虎。望岭眷灵鸳,延心念净土。若乘四等观,永拔三界苦。”谢灵运就是用山水诗的艺术形象来实现对宗教理论的践行,将往生净土的愿望融于对自然山水的审美观照中,因此在诗中才会多有幽渺、清静的描写,如“白云抱幽石,绿移嵋清涟”(《过始宁墅》),“潜甄媚幽姿,飞鸿响远音”(《登池上楼》),“春晚绿野秀,岩高白云屯”(《入彭鑫湖口》)之类。诗中的山水就是诗人的精神净土,而诗中着力营造的优美胜境,以及在诗中深蕴的超绝尘世的个人之志,【2】“茶禅合一”茶文化现象。“茶禅合一”即“茶禅一味”。庐山东林寺三笑亭还有这样的对联:“桥跨虎溪,三教三源流,三人三笑语;莲开僧舍,一花一世界,一叶一如来。”三教美谈,想象当时煮茶论道的场景,庐山好茶也有一份功劳。茶禅合一源远流长。佛教对茶道的渗透,《庐山乃志》中有记载:“晋朝以来,寺观庙宇僧人相继种植。”相传,庐山云雾茶最早是一种野生茶,佛教净土宗始祖慧远在山上聚徒学法住了三十余年,广结善缘,信客盈门,传法之余一门心思种茶树,将其脱离野生胚胎,将野生茶改造为家生茶,开了江南僧人种茶和饮茶之先河。他曾以自种自制茶款待好友,常话茶吟诗,叙事谈经,通宵达旦。到了唐代,庐山之茶已很出名了。庐山名茶被列为进献皇帝的“贡茶”。唐代鉴真大和尚在东渡日本遇风浪折返时,曾驻锡东林三天。再次东渡时,东林寺的监院随行,还带去了东林寺青莲花茎,据说,古之荆州名士殷仲堪曾长途跋涉,到东林问道于慧远大师。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慧远大师就在泉水旁的松树下,砌上一壶自种自采的香茶。两人树阴下慢悠悠地品香茗,谈《易经》,论玄理,究佛经,其乐融融。殷仲堪为世之博学者,口若悬河,纵论古今;慧远大师则常常是默然不语。庐山云雾茶传说。庐山云雾茶历史悠久,属特种绿茶之珍品,古名“闻林茶",又称“钻林茶",产于江西庐山。这里云雾弥漫,气候温凉,雨量充沛,土壤肥沃,造就了长于其间的庐山云雾茶芽肥绿润多毫,条索紧凑秀丽,香气鲜爽持久,滋味醇厚甘甜,汤色清澈明亮,叶底嫩绿匀齐的独特品质。“匡庐奇秀甲天下,云雾醇香益寿年"庐山云雾茶宛若碧玉,味似龙井而更为醇香,色如沱茶却比沱茶清淡,是绿茶中的精品。史载茶叶“发乎神农氏,闻于鲁周公",深厚的文化内涵,是一个产品的价值和生命力所在,庐山云雾茶也有着自己的文化渊源。在慧远法师的影响下,云雾茶被宗教化了,禅茶合一,慧远法师以茶待客,坐而论道。庐山茶极耐冲泡,一壶茶喝上一天仍回味甘香绵绵。相传慧远在庐山东林寺以自种好茶款待诗人陶渊明和道长陆修静,“话茶吟诗,叙事谈经”,谈得投机,送客时也不知不觉越送越远。行过了慧远法师自设的禁足之界虎溪,慧远曾立言,“影不出户,迹不入俗,送客不过虎溪桥。”此时,溪旁猛虎怒吼,三人这才发现送过界,于是大笑而别。“虎溪三笑”禅茶合一。庐山之茶“条索粗壮,青翠多毫、汤色明亮、叶嫩匀齐、香凛持久、醇厚味甘”,被世人称为“六绝”,俗话说“高山出好茶”,庐山海拔高,升温迟缓,候期迟,芽头肥壮、茶中含有较多的单宁、芳香油类和多种维生素。庐山终日不散的云雾滋润山上的茶树,茶树萌芽期正值山中的雾月,所谓“雾芽吸尽香龙脂”,促使芽叶中芳香油的积聚,使叶芽保持鲜嫩,可以长出色香味俱佳的好茶。还是因为雾的原因,庐山茶采摘的时间也比较晚,一般在谷雨至立夏之间。以一芽一叶初展为标准,长约 3 厘米的茶叶才会被摘下,茶叶外形饱满秀丽,色泽碧嫩光滑,茶芽隐露,泡出的茶汤幽香如兰。在庐山五老峰与汉阳峰之间,终日云雾不散,所产之茶又是庐山茶的极品。在慧远法师的影响下,云雾茶被宗教化了,禅茶合一,慧远法师以茶待客,坐而论道。庐山茶极耐冲泡,一壶茶喝上一天仍回味甘香绵绵。相传慧远法师在庐山东林寺以自种好茶款待诗人陶渊明和道长陆修静,“话茶吟诗,叙事谈经”,谈得投机,送客时也不知不觉越送越远。行过了慧远法师自设的禁足之界虎溪,慧远法师曾立言,“影不出户,迹不入俗,送客不过虎溪桥。”此时,溪旁猛虎怒吼,三人这才发现送过界,于是大笑而别。“虎溪三笑”成为后人值得纪念的佳话,代表着中华文化中佛、道、儒三家走向融和,共同构造中国人精神世界的趋势。今天的庐山东林寺三笑亭还有这样的对联:“桥跨虎溪,三教三源流,三人三笑语;莲开僧舍,一花一世界,一叶一如来。”三教美谈,想象当时煮茶论道的场景,庐山好茶也有一份功劳。【3】“茶佛一味”茶文化现象。庐山云雾茶传说。传说孙悟空在花果山当猴王的时候,常吃仙桃、瓜果、美酒,有一天忽然想起要尝尝玉皇大帝和王母娘娘喝过的仙茶,于是一个跟头上了天,驾着祥云向下一望,见九洲南国一片碧绿,仔细看时,竟是一片茶树。此时正值金秋,茶树已结籽,可是孙悟空却不知如何采种。这时,天边飞来一群多情鸟,见到猴王后便问他要干什么,孙悟空说:“我那花果山虽好但没茶树,想采一些茶籽去,但不知如何采得。"众鸟听后说:“我们来帮你采种吧。"于是展开双翅,来到南国茶园里,一个个衔了茶籽,往花果山飞去。多情鸟嘴里衔着茶籽,穿云层,越高山,过大河,一直往前飞。谁知飞过庐山上空时,巍巍庐山胜景把它们深深吸引住了,领头鸟竟情不自禁地唱起歌来。领头鸟一唱,其他鸟跟着唱和。茶籽便从它们嘴里掉了下来,直掉进庐山群峰的岩隙之中。从此云雾缭绕的庐山便长出一棵棵茶树,出产清香袭人的云雾茶。美好的传说只不过告诉人们庐山茶原是一种野生植物,庐山云雾茶自脱离野生胚胎后,人工种植的历史迄今已有一千多年,“阿魏酸”。【4】 “泉茶一绝”茶文化现象。“天下名泉煮名茶”是庐山、是东林寺、是净土宗一绝。庐山山南有两处绝佳名泉,即康王谷谷帘泉和招贤寺方桥潭水。陈舜俞《庐山记》载:又二十里有水帘,飞泉被岩而下者二三十派,其高不可计。其广七十馀丈。陆鸿渐《茶经》尝第其水为天下第一。《六一集》载:“李季卿论水,以庐山康谷水第一。”宋代散文家王禹 在《王禹 序》中赞道:“水之来,计程且一月矣,而其味不败。取茶煮之,浮云散雪之状,与井水绝殊。”此皆是对康王谷谷帘泉水的真实记录。而对招贤寺方桥潭水也有如下记载:“栖贤桥侧有招隐泉,其下有石桥潭。水出石龙首中,泻下三峡之间,汇为巨潭。陆羽常评其水为《庐山小志》)。天下第六。旧有陆羽亭,今废,传为陆羽著《茶经》处”(《桑纪》、康王谷谷帘泉和招贤寺方桥潭水经唐代茶圣陆羽品第评定,由陆羽生平好友李季卿定评,王禹 的褒扬,从此奠定其天下第一泉和天下第六泉的地位。不仅如此,这两处名泉特别是天下第一泉留下了历代文人墨客的足迹手笔,沉淀着浓厚的文化氛围。陆游在《入蜀记》中写道:“谷帘水……真绝品也,甘腴清冷,具备具美,非惠山所属。”张又新《谢庐山僧寄谷帘水》诗:“消渴茂陵客,甘凉庐阜泉。泻从千仞石,寄逐九江船。竹柜新茶出,铜档活火煎。……迢递康王谷,尘埃陆羽仙。何当结茅室,长在水帘前。”《2》庐山僧(佛)茶曲人文生态现象。慧远法师整理民歌《茉莉花》、《八段锦》,并风靡江南。(略)
 
      4,哲学:宋代诗人居士苏轼的《题西林壁》,流传广泛,影响深远,“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成为充满辩证哲理的名句。中国画在理论上的第一次突破,亦是东晋画家顾恺之的“传神说”,究其因归纳为受到东土佛教高僧慧远法师在庐山阐发的“形尽神不灭论”哲学思想影响的哲学化艺术成果。
 
5、佛教外交学。慧远法师早期探索和开创了中印、中日佛教文化交流和传播。主要体现在佛教文化交流和传播水路、陆路两大线路。一是西往(陆路)。佛教初传江东,经籍尚少,慧远法师挑选了十多名弟子,分赴北方广求佛经。凡一年余,共得梵汉文本无数。慧远法师乃与宾国新来的西域沙门,合作译出《阿毗达心》、《三法度论》等经论。慧远法师于梵僧处喜闻鸠摩罗什法师已到长安,他早慕罗什盛名,立即修书派人送去通好。罗什闻慧远之名,亦欣然回书表示仰慕,并赠新译龙树大师所着《大智度论》等。公元392年,慧远法师感觉法道还有缺憾,以“禅经律藏多未俱”,乃派遣其弟子法领、法净远赴西域(古印度)求法取经,2人历时14年,途经多国,终于到达古印度,求回梵本佛经200余卷。其中100余卷放在了当时的长安,由天竺禅师鸠摩罗什翻译。另外100余部则带回了东林寺,由来到庐山东林寺的印度和尚驮跋陀罗翻译成经文,包括着名经典如《十诵律》、《修行方便禅经》等,慧远为此作序介绍。此举比唐僧取经起码要早200多年。秦主姚兴钦仰慧远法师德名,也致书表示敬意,并赠龟兹国之金锈佛像。 弥陀净土之信仰日后能够得以广泛地流行,净土一教得以日益兴盛,实出于慧远法师之功。大师一生志心弘教,德感朝野,晋安帝义熙年间,帝室下诏赐号“庐山尊者”“鸿胪大师”及“白莲社主”。二是东传(水潞)。唐天宝元年(742年),鉴真在扬州大明寺为众讲律,日本僧荣睿和普照祈请东渡传戒。鉴真接受邀请,六次东渡日本,最后一次取得成功。鉴真第五次东渡时在唐代天宝七年(748年)春,从扬州出发,经过无数险阻,竟被漂到海南岛的振州(今崖县),东行经万安州(今万宁),渡海至雷州。经广西藤州、梧州至桂州(今桂林市)。是时双目失明。天宝九年,经大庾至江西虔州、吉州,北行至江州(今九江市)。途经东林寺,在东林寺停留,与东林寺僧人智恩志同道合,最后一次东渡时智恩共行,将东林寺教义传入日本。促进了中印文化的友好往来,以其毕生的巨大功绩,成为中国佛教史上的一座丰碑,堪称中华民族复兴之先驱
 
 
    


 
联系我们

联系人:吴从兵 13970228715
            
电 话:0792-8185058
传 真:0792-8185308
QQ:1045688283、1065009360
        857225856、1912493407
     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
推荐线路 更多>>
·庐山二日游
¥340
·井冈山二日游
¥480
·婺源 景德镇二日游纯玩无购物
¥420
·篁岭赏花,景德镇二日游
¥150
·婺源 西递宏村 景德镇经典三日
¥830
·庐山一日游
¥270
·庐山石门涧纯玩二日游 南昌发
¥420
·鄱阳湖,石钟山,龙宫洞一日
¥198
旅游新闻 更多>>
九江国旅简介 | 庐山线路 | 庐山别墅 | 庐山租车 | 庐山景点 | 庐山宾馆 | 庐山云雾茶 |庐山旅游攻略 | 庐山新闻 | 联系我们
电话:0792-8185058、8105895 传真:0792-8185308 手机:13970228715
版权所有:九江中国国际旅行社 地址:江西省九江市滨江路105号国旅大厦505室 技术支持:庐山别墅 RSS地图 |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