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庐山旅游,庐山旅游网,我们将为您提供周到的服务!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东晋慧远与中国“东林学”

东晋慧远与中国“东林学”
                                                           文/净兴
 
 
   “东林学”是一个复合概念。本文以地域命名的“东林学”,其研究对象不仅所涉地域自然科学属性,而应该是有关东林寺的(历史科学)社会科学等等属性为主体的一门学科;即涵盖自然科学与(历史)社会科学在内的地域性的综合性学科。“东林学”是以东林寺这个特殊区域的生态、地理、人文、政治、社会、宗教等为研究对象的一门综合性学科,也是一个系统工程。它涉盖了哲学、历史学、宗教学(佛学)、社会学、生态学、 地理学、心理学、(道德)伦理学、管理学、文学、史学、书法、文化学、世学(宇宙、世界、人生)、人类学、死亡学、老庄学、玄学、儒学、 经学、 义理、 宗教、 梵乐学、般若学等相关学科,“东林学”旨在为突显东林寺主线,东林寺净土文化主体,慧远法师创建净土文化、净土信仰和净土价值取向作为研究的确立方向和理论架构。
 
    东林寺是融内陆江南湿润性、地缘性、人文资源富集性、区域自然生态良好和适宜人住修行的普世性性与地域文化易于传播和交流等多元文化性为一体的生态、经济和社会较好地域的特殊区。东林寺的生态特性、资源的多样性和多元文化,催生了净土宗文化,必然建构净土的核心价值体系。
 
    东林寺与净土宗文化是慧远法师建立、开启和创立。慧远法师公元381年,即47岁时到达庐山,后驻锡庐山东林寺,庐山弘法生活了36年后园寂。自此终身致力打造一门早期中国化的佛学体系,包括一流的寺院管理体系,一流的禅茶水准,神圣的佛教建筑,让人心静的佛教音乐等等。由此可见,慧远法师是佛教传入中国初期的一位重要的佛学大师。东林寺是中国佛教乃至宗教的圣地;是东晋世界观看和了解中国佛教乃至宗教的窗口。慧远法师是东晋时代非常受人敬仰的一位得道高僧,也是我国历史上有名的翻译家。使东林寺成为当时南方佛教中心和长江流域的佛学中心。东晋安帝义熙十二年,慧远法师长眠于庐山的东林寺,慧远法师与庐山结为一体。东林寺是慧远法师修持与学术生命的起点和转折点,佛学(佛法)、佛教人类学研究的社会实验室和“工作室”,也是世界观察和了解中国社会的“文化”窗口和思想高地。慧远法师死后仍葬在庐山的东林寺。宋诸帝赐赠谥号“辨觉大师”、“正觉大师”、“圆悟大师”、“等遍正觉圆悟大师”。宋诸帝赐赠谥号“辨觉大师”、“正觉大师”、“圆悟大师”、“等遍正觉圆悟大师”。为别于隋代净影寺之慧远,后世多称为“庐山慧远”。  晋义熙十二年(416年)8月6日,慧远法师在东林寺圆寂。寻阳太守阮侃率僧众及官员将他葬于东林寺之西岭,垒石为塔,形如荔枝,人称荔枝塔。名士谢灵运(385-433年)特地从建康赶到庐山,参加慧远的葬礼,并作了诔文及《远公祖师塔铭》,热情称颂慧远法师在佛教传教和佛学研究上的重大成就和深远影响,赞之为“孤松独秀,德音常往。”
“东林学”将东林寺现象研究引入到新的历史最好窗口期,是增强东林寺关注和研究人员的学说责任感和使命感和担当感,旨在综合整理、总结概括慧远法师为主导的东林寺佛学研粉和修持成果,促进“宗教学的中国学派” 的实现,扩大中国佛教乃至宗教人类学在国际上的影响和话语权。慧远法师在东林寺驻锡已有 36年的历史,积累了山林(丛林)佛教研究的丰硕成果和经验,值得认真地研究,上升为理论,形成一种学说和佛学体系。“东林学”研究的对象、代表人物、研究方法和基本概念、理论体系等都可以在研究中探索、形成,这将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建立“东林学”,正是求解东晋南方佛教中心问题和净土宗文化的历史地位及影响和宗教意蕴问题,坚持“积极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必须坚持中国化方向”。从一定意义讲,“东林学”,也称“东林祖庭学”,亦称"慧远学″。慧远法师已成为“东林学”的灵魂,慧远思想亦成为“东林学”的灵魂。南朝大诗人谢灵运评价慧远法师“温心善诱,发必远言”;唐代大诗人杜牧倡导“诗学雁门僧”,“诗王”白居易亦感慨“不觉定中微念起,明朝更问雁门师”;宋代大文豪王安石则赞叹:“晋人为文,无如远公!”继慧远法师之后,史上另外两位少有的通人苏东坡、王阳明,对远公亦多有吟颂。"东林学"旨在传播中国"佛教化″与佛教“中国化”文化精髓,传递弘扬国学文化的使命感,传承宗教价值意蕴。作为研究“东林学”,它应该是以文化主体性为出发点,以文化自觉和学术反思为思维路径,以佛教中国化、本土化和理论化为学科目标,以全面的整体的系统的审视为剖析切入点,以佛法理论与修持相结合为方法准则。这应该是一种具有中国特色的分析和解读佛教中国化、本土化、国际化的理论与话语建构。
 
    “东林学”研究的地缘的多元性,不东不西,不南不北,决定东林寺净土文化传播与传承文化发展必须在中国佛教乃至汉传佛教圈和世界系统中求解;文化生态环境是东林寺发展的特色;人文资源的厚重性则体现人文精神价值。这些就是建构东林学理论架构的缘由,东林学必须构造自己的理论体系,称之为“东林学”。人文历史和文化地缘(地理)是研究东林寺净土宗文化问题的骨架,人文资源是研究东林寺问题的根基,文化生态是研究东林寺问题的命脉。骨架、根基和命脉构成“东林学”的脉络体系。
 
“东林学”研究的“跨学科性”。“东林学”应是一门综合性、复合性的学科,从各门学科这个大系统分化出来,同时,又把这个系统的生态、政治、经济、教育、社会和风俗习惯等等诸方面加以结合。
 
1、地理学。东林寺,《徐霞客游记》载:“寺南面庐山,北倚东林山,山不甚高,为庐山之外廓。中有大溪,自南而西。驿道界其间,为九江之建昌(今永修县)孔道。寺前临溪,入门为虎溪桥。”位于庐山北麓,是中国佛教净土宗发祥地,系东晋名僧慧远法师于公元386年创建,为庐山历史悠久的寺庙之一。汉唐时成为中国佛教八大道场之一。唐代高僧鉴真曾至此,将东林教义携入日本,至今日本东林教仍以慧远为始祖。现寺内诸殿及聪明泉等名胜均已修复。东林寺,今位于江西省九江市庐山西麓,北距九江市16公里,东距庐山牯岭街 50公里。因处于西林寺以东,故名东林寺。东林寺建于东晋大元九年 (384年),为庐山上历史悠久的寺院之一。东林寺是佛教净土宗(又称莲宗)的发源地,也被日本佛教净土宗和净土真宗视为祖庭。1983年,被国务院列为汉族地区佛教全国重点寺院、国家著名佛教道场、江西省三大国际交流道场之一。东林寺自建造以来,至2014年已有1600多年历史。中国第一大淡水湖“鄱阳湖”有三分之二的水域在九江;世界文化景观遗产“庐山”;庐山,又名匡山、匡庐,位于江西省九江市庐山市境内。介于东经115°52′—116°8′,北纬29°26′—29°41′之间(即北纬30°)。今位于东偎婺源、鄱阳湖,南靠滕王阁,西邻京九铁路大通脉,北枕滔滔长江。 使我们跨越行政地理范围和虚无的历史范畴之外。
 
     山(丛)林佛教。净土宗如今在我国佛教丛林中成为了第一大丛林,其简便的修行方式一一“持名念佛”也成为最广受欢迎的修行方式。东林寺南面庐山,北倚东林山,为庐山第一名寺。始建于东晋太元十一年(公元386年),为莲宗(净土宗)初祖慧远大师所创立,至今已有一千六百多年的历史。晋安帝从江陵回建康,准备重登皇位,途中经过浔阳,别人劝慧远法师去迎驾,慧远法师称病不往。慧远法师为了避免人给以趋势附利的印象,保持了超脱政治的姿态,因而赢得了上层社会和黎民的赞誉。晋安帝对这个高僧不仅不加责难,还赐诏书慰问他。当时,信奉佛教的人纷纷来到东林寺,聆听慧远法师传教。在他们当中,有来自长安的高僧和来自西域的番僧,也有抱琴携酒,以文会友的雅士,也有挂帆千里,长途跋涉来一睹慧远法师风采的贾客,还有衣紫冠贵,肥马轻裘,到庐山与慧远法师叙旧的官员。“游客时过虎溪桥,慧远风流天下闻”。据《莲宗宝鉴》记载:东林寺鼎盛时,“师徒众往来三千,其信之士123人。”庐山也就成为南方佛教的中心。慧远法师集释、儒、道三家学养于一身,以东晋佛教领袖之资质,于东林寺启建白莲社,感召当时之缁素精英123人,专修念佛三昧,矢志求生安养净土,往生时瑞相昭著,有力地推动了净土宗在中土的弘扬。在东林寺弘法的30余年中,译佛经、著教义、与莲友同修净土之业,被后人尊为佛门净土宗的始祖。慧远法师创建的东林寺,不仅有力地推动了 净土法门在中国的发展,并且最先树立了中国佛教寺院特有的山林佛教模式,成 为日后十方丛林制度之雏形,为佛教中国化奠定了夯实的基础。净土宗在大乘佛教内在精神中获得的有效彰显、慧远法师唱导制度的确立,均为净土宗教理、 教义的传播及佛教音乐的发展起到重要的推动作用。
 
陆路佛教。慧远法师生前,佛教净土宗仅为一种学说,发展至唐代,善寺大师(613年-681年)在长安光明、慈恩两寺宣扬净土,撰著经书,组成了净土宗的宗义及行仪,至此,净土才成为中国佛教的一大宗派,并尊称慧远为净土宗始祖。慧远法师到庐山后,深感江东;一带佛经不全,禅法缺乏,律藏残缺,于是派弟子法净、法领等西行求经,取得不少梵本,经慧远法师组织翻译,昆昙学和禅法的经典,在江南得以广泛流行,这是大师在佛教史上的又一贡献。
 
水路(海上)佛教:  唐宋时净土念佛法门流传日本。至12世纪,日本僧人源空(1133-1212年)宣传专修念佛的净土教,开创了日本的净土宗。现在,世界各地的佛教净土宗的信徒,在燃香拜佛之际,常常向东遥遥致敬,以示对慧远法师及所创建的东林寺的怀念。当代改革开放十年来,数以千计的信众,远涉重洋,到东林寺缅怀慧远法师,朝拜祖庭。慧远法师及其创立的佛教净土宗,架设了中外文化交流的一座桥梁,受到后人的敬仰。东林寺遂尔以中国净宗第一道场而誉动中外。唐天宝九年,鉴真大师第六次东渡前来朝礼,将净土宗教义传至日本,为中日民间友好交往作出了重要贡献。天宝十二年夏,东林寺僧人智恩与最后一次东渡日本的鉴真大师同行,将净土宗教义传入日本。唐代高僧鉴真曾至此,将东林教义携入日本,至今日本东林教仍以慧远为始祖。
 
2、佛教学(宗教学)。一代大师庐山慧远是中国化佛教的真正开创者。戒律、他的佛教活动和哲学思想,在我国佛教史和哲学史上占有重要的地位。
 佛学(艺)文化:1、佛学文化。佛学研究型。(1)慧远法师潜心钻研佛经,引证《庄子》的虚无思想,阐明佛学中的哲理,融儒、道、佛于一炉,很受士大夫的欢迎。他的师傅道安赞许他说:“能使佛教普及全国的,大概就是慧远吧!”因果论,神不灭论。慧远法师还致力于撰写佛学著作,主要著作有《法性论》、《沙门不敬王者论》等,他的经、论、序、铭、赞、记、诗等,后人集为十二卷。他题咏庐山的诗文,虽然有些玄学味道,但是关于庐山最早的诗作。慧远法师创导的弥陀净土和念佛三眜,强调禅智并重,对后来的净土宗、天台宗和禅宗的形成,乃至以后整个佛教思想的发展,都有重大的作用和影响。(2)东林寺为何确立净土五经一论的圣言量和中国净土宗祖师的著作为两大参照系。东林寺作为净土宗的祖庭,确立这两大参照系意谓:念佛法门乃佛教中之不可思议的圆顿大法,其事理境界惟佛与佛方能究竟,是故宜以圣言量作为至高标准。佛陀在涅槃时所开示的四依法亦云依法不依人、依义不依语、依智不依识、依了义不依不了义。世间的人每每将圣言量淡化处理,是因为对圣言量没有深入、恳切的体悟,常常省心省时地看看光碟、小册子之类,知见混乱,莫衷一是。所以净业行人一定要以圣言量作为判别知见是非邪正的标准。净土宗五经一论就是我们所依据的根本经典,一定要把五经一论的佛之知见建立起来,才能生起我们的正信、正行。第二个以净土宗祖师著作作为参照系。在这个见浊日炽的末法时代,提倡并实施净土五经一论圣言量和祖师著作理念作为参照系,是非常有必要的。是故东林寺的弘法就是围绕着这个核心来开展的。其佛教思想属般若学的本无派,并善引老庄思想入佛。在佛教理论上,主要发挥轮回、报应及神不灭论。他在宣扬大乘般若学同时,还提倡小乘禅法数之学。其佛教信仰坚笃,与雷次宗、刘遗民、宗炳等文人名士“于精舍无量寿像前,建斋立誓,共期西方。”成为后来净士宗的先驱。其著作主要有:《沙门不敬王者论》、《三报论》、《明报应论》、《阿毗昙心序》等。然而,在东晋南北朝佛教史上,围绕慧远的“因果报应论”和“神不灭论”,曾展开了多次激烈辩论。这些辩论,一方面反映了佛教思想与中国本土文化的尖锐矛盾和冲突;另一方面,也体现了二者在冲突矛盾中,寻求会通与融合。从人学角度观察和探讨这些辩论中所涉及的内容,可以看出,其就是要解决人对现世的关切和终极关怀问题,因而具有深刻的人学意蕴。佛学交流型。一是佛学重镇学术交流。唐时,东林寺达到鼎盛,“殿、厢、塔、庑,共三百一十余间,规模宏远,足称万僧之居”,门徒数千人,慧远法师推动了中国南北两大佛教重镇长安和庐山的佛教交流。二是政界社会各界交流。与王公贵族的交往  是当时的权臣和农民军领袖。与各国帝王间的交往 与东晋朝士名流的交往;2、佛艺文化。在庐山弘法传道之余,经常游历于山水,徜徉于林泉,吟诗作文,以诗文直意禅学,借诗文阐释佛理,现虽仅存《游庐山》、《庐山记》、《游石门诗并序》等数篇诗文,但从中仍突出地体现着慧远对中国山水文学的首创之功。慧远法师则是中国山水诗史上第一位自觉咏唱山水的诗人,他独具风格、独辟蹊径的山水诗,直接影响着谢灵运山水诗歌的创作,并对中国山水诗风的形成产生了深刻的影响。以他为核心的诗人群大量创作山水诗,有力地推动了山水诗的勃兴。慧远法师及其山水诗群的法集、游山和文咏活动,带有比较强烈的目的性,都是以自觉的态度来游览欣赏山水并集体创作诗篇,形成了一个早期山水诗创作的高潮。中国的山水诗,因慧远法师及其山水诗作而有了明晰的源头;而慧远法师对谢灵运直接且深广的影响,更是山水诗走向成熟的动因。慧远法师主动的山水诗创作,则以释家吟咏山水之开先,转“玄对山水”为“佛对山水”,“流心叩玄扃,感至理弗隔”,以诗文阐佛理,藉山水之神韵趣入“一花一净土,一石一如来”之禅境,奏响了中国山水诗浩瀚乐章的第一个音符。庐山是中国山水诗的策源地和田园诗的发祥地。而庐山得以扬名于世并流芳千古,则肇始于慧远大师,恰如民国吴宗慈《序》所言:“夫庐岳著闻于世,始于晋释慧远。”
 
    信仰文化:净土信仰概念。所谓“净土”,是指清净国土、庄严刹土,也就是清净功德所在的庄严的处所,顾名思义,那是一片绝对永恒、清静、不带任何污垢的世外乐土。阿弥陀佛之净土。又称极乐净土、极乐国土、西方净土、西方、西天、安养净土、安养世界、安乐国。自此世间向西而去,经过十万亿佛土之彼方即为极乐净土。所谓净土信仰概念 净土又称“佛国”、“佛土”“净国”。净土信仰是佛教净土宗发展起来的一种强大信仰。净土世界里有无尽的快乐和幸福,也为世人指出了一条通向弥陀净土的捷径和往生净土的简便易行方法,吸引着众人向往。而在真正意义上把西方净土的信仰与本土思想合而为一的,则是慧远法师。慧远法师较早倡导了西方阿弥陀佛净土的信仰。一般来讲,净土信仰是信仰西方极乐世界的弥陀净土,慧远法师开创了西方极乐世界弥陀净土信仰的宗风。弥陀信仰为净土宗的唯一信仰,净土宗只求往生西方极乐世界。《般舟三昧经》说专修念佛,可得十方诸佛现前,经中又特别提出西方阿弥陀佛净土。慧远法师在庐山率弟子等修念佛三昧,主要是修西方净土。他们在阿弥陀佛像前立誓往生西方净土,专心念阿弥陀佛。中国佛教净土宗以阿弥陀佛为主要信仰对象,以极乐净土为往生的主要目标,因此慧远法师提倡念阿弥陀佛,希望往生西方净土,所有这些,对中国佛教净土宗的影响是深远的,慧远法师也因此被后人推为中国佛教净土宗的初祖。净土宗是汉传佛教的一个重要派别,净土宗信仰阿弥陀佛,即阿弥陀佛的信仰,阿弥陀佛的弥陀净土信仰,又叫西方极乐的信仰。“往生无量清净佛国”信仰,“往生阿弥陀佛极乐国土”。慧远法师的弥陀净土信仰。通过建立起念其名号来求死后往生西方净土的共往信仰支撑的系统。广义上讲,除了净土宗外,弥勒信仰,即信仰弥勒菩萨,通过修行愿求死后往生其兜率净土,也属于净土信仰。净土宗最重视的经典是以“净土三经一论”为其根本经典,即《佛说阿弥陀经》、《观无量寿经》、《无量寿经》和世亲菩萨的《往生论》(《无量寿经优婆提舍愿生偈》)。后增加《大势至菩萨念佛圆通章》、《普贤菩萨行 愿品》称之为“五经一论”。在修行方法上,净土宗以口称念佛的名号为得生净土的要行。所谓“净土”,即佛国,即理想中的世界。“净土”与尘世间充斥各种罪恶的“秽土”相对,“出离秽土,往生净土”是净土宗佛教的根本理念。净土信仰除了博采佛教论外,还大量经吸收了中国儒家、道家思想以及众多民间信仰,因此与印度佛教差别很大,却与中国文化紧密相联。净土宗最大的特点就是简单易行。称念六字名号,愿生西方净土,乃庐山慧远法师等所倡。庐山慧远法师的阿弥陀佛信仰,依据的就是《般舟三昧经》。。主张修行就是口念“南无阿弥陀佛”或“阿弥陀佛”,如此即可“灭八十亿劫生死大罪”,死后由佛陀接引往生到极乐世界。因为简单方便,故极受中国民众欢迎。弥陀净土思想是这一思潮的总结,它描绘的“净土世界”无比美好,令人向往,由此形成了净土思想。净土宗最基本的修行方法就是所谓“执持名号”,并达到一心不乱。净土修行的念佛形式灵活。没有硬性规定,坐、卧、行、住都可以念佛;修行方法非常简易。只要“称名念佛”,不需要学习深奥艰涩的佛典;用力少而见效快。净土思想仰仗阿弥陀佛愿力成佛,比禅宗靠自力成佛要容易得多。真善美慧的净土文化,弘扬“无缘大慈,同体大悲”精神,秉承“慈悲众生、怜悯众生、救拔众生”宗教情怀,西方极乐世界是由阿弥陀佛大悲愿心流现、展示出的无量恢宏的境界,在果地上酬答他因地的大愿,揭开普度九法界众生的序幕。阿弥陀佛成佛以来于今十劫,现在仍然在垂着金色的手臂,接引十方无量无边刹土的苦难众生,往生到西方极乐世界去。这是净土文化缘起的一个大概。从这个大概的缘起可以看出,这不是一般的因缘,乃是无量无边的因缘所成就的净土,它彻底体现出了十方三世一切诸佛如来度化众生的慈悲本怀和拯救九法界苦难众生的威神愿力。所以这个文化是非常博大的,它的效能是非常究竟的,它跟我们每一个众生的生命的提升是息息相关的。对这种净土文化博大精深的内涵我们可以概述为四个字:真、善、美、慧。真、善、美、慧就是净土宗文化的核心的价值观念。也是“净土体系”导向和价值评价体系。佛学宗师慧远和道学宗师陆修静曾先后在庐山弘扬教义,他们驻足的东林寺和简寂观便成了此后中国文化的两个重要的精神栖息点。”慧远法师《庐山出修行方便禅经统序》中说:夫三业之兴,以禅智为宗。……禅非智无以穷其寂,智非禅无以深其照,则禅智之要,照寂之谓,其相济也,照不离寂,寂不离照。禅与智是解脱道上不可或缺的二大要素,这种特质引入弥陀净土信仰中,于是形成了早期净土信仰者重视禅定和智慧的特性。弘法利生,在力培植和传播一颗慈悲的心、智慧的心、致善的心。培育自律性和归属感、崇尚自我修性的佛法意识,有这么一位大国王,在世自在王如来座下听经、闻法、开悟,舍去国王,行作沙门,号曰法藏,称性发四十八大愿,由愿而行菩萨六度万行,最后圆满大愿,自致而成阿弥陀佛。净土信仰是影响中国佛教民间信仰最为深远的宗门。净土宗唱念佛经制度。慧远法师唱念佛经制度的建立和发展奠定了基础。由于大量佛教寺庙在江西的建立和慧远法师唱念佛经制度的建立为佛教净土宗音乐在江西的传播和发展奠定了扎实的基础。佛事也相继建立了一系列具有中华本土文化特征的仪式和仪轨制度,净土宗音乐就是依附于佛教法事仪式、仪轨中逐渐发展起来的,可以说佛教法事中的仪式、仪轨是净土宗音乐传播和发展的的重要外显载体。随着慧远法师唱念佛经制度的建立,佛事也相继建立了系列具有中华本土文化特征的仪式、仪轨制度,净土宗音乐就是借助于佛教中的法事仪式、仪轨制度逐步发展起来的,可以说法事的仪式、仪轨是净土宗音乐传播和发展的的重要载体。完善教团僧制。慧远法师则是在继承道安的基础上,对僧制进行了更为深入的规定。在《出三藏记集》中保存下了当时慧远法师所制定制度的有关名称,如《法社节度》、《外寺僧节度》、《节度》、《比丘尼节度》(《出三藏记集》载陆澄《法论目录》各载其序)等这些名称则向我们提示了当时庐山僧团关于比丘、比丘尼、外寺僧、结社等方面的制度已有全面的制定。通过对慧远法师着作文本的解读,使我们发见庐山僧团在印度广律尚未通行之前,慧远法师在承袭其师道安的基础上,为建设庐山僧团进行了有力而又适宜的规约制定,保证了庐山僧团修学有依,提供了有利的环境。从庐山僧团的严持戒律、传译律典、修般舟三昧等作风来说,也有必要严制制度的必要。慧远法师的教制虽然仅通用于庐山僧团,但是为东晋南北朝时期的教制与组织建设,给予了深远影响。庐山僧团为后来禅宗教团百丈清规的出现,在区域与理路上提供了良好的背景。净土思想提出:一是形尽神不灭论, 是《沙门不敬王者论》中五论之一; 二是《三报论》; 三是《明报应论》。“法性论”和 “因果报应论”体现在他的“灵魂实有”佛性论以及“沙门不敬王者论”中。此外,他的“三世报应”论也填补了中国因果思想的缺陷与空白。慧远法师灵魂实有的佛性观念契合了中国一贯的思想原则,深刻的影响着后世中国佛教的发展,并最终促进了“真如缘起”这一具有典型的中国特色并一直作为中国佛性思想主流的佛性观念的萌芽与形成。并进而推动了隋唐八大宗中的三论宗、天台宗、华严宗、禅宗和净土宗等宗派的兴起,成为中国佛教发展、兴起的理论基石。因此,慧远法师是促进佛教真正中国化的里程碑式人物,己故的佛学泰斗方立天教授也因此认为这是他在“佛学理论建设上的主要贡献”。创立了“三世报应”因果学说,填补了中国思想界相关空白。为他的净土信仰的原因提供了理论支撑,还有当时的净土经典为他的净土信仰提供经典理论。慧远法师的法性论、因果报应论等佛学思想,是以 “形尽神不灭”为理论基础。正如方立天先生指出,“慧远的形尽神不灭理论,是关系到说明人能不能成佛的根本问题,是慧远法师的出世主义和因果报应的理论支柱,是他的全部佛教理论的前提和基础” 。 “形尽神不灭”“报应轮回”和 “法性论”思想。净土宗在 大乘佛教内在精神中获得的有效彰显、慧远法师唱导制度的确立,均为净土宗教理、 教义的传播及佛教音乐的发展起到重要的推动作用。慧远法师作为弥陀净土的坚定信仰者和热忱弘扬者,在所住庐山联系了一批具有高度文化素养的士大夫,使那里成为净土信仰的一个中心.佛教人文价值。慧远法师亦称疾不肯出山。即使在生命的最后时刻,他也宁可不犯戒,《高僧传》中记载:大德耆年皆稽颡,请饮豉酒,不许。又请饮米汁,不许。又请以蜜和水为浆,乃命律师令披卷寻:文,得饮与不,卷未半而终。通过与外界的隔绝来保持自身的清净,慧远法师以出世法的清明证明了佛教存在于世的价值。佛教恰恰是一种非常重视个人生命实现的文化思想形态,它重视个人生命的解放与解脱,并且认为自己生命的超脱能够帮助家人乃至众生都获得利益,甚至解脱,即所谓的“一人得道,九祖超生”的思想内涵。因果轮回思想就迫切地被社会所需要,并呼之而出了。慧远法师的“三世报应”思想正好满足了这一广泛的社会需求,填补了这一空白,为我国传统文化的精神财富又加入了一项重要的内容,一直影响至今。佛教伦理中是最高道德理想人格,具有慈悲普渡、清净平等、无等正觉和道德至善等伦理品性,观想念佛时念佛者以心观想佛之相好庄严,并最终达到心与佛身相冥合,此时之心即是佛心,清净无染,佛之伦理品性也俱具于心,心中的三毒等一切染污亦消融殆尽,正如《观无量寿经》所云:“是故,汝等心想佛时,是心即是三十二相、八十随形好。是心作佛,是心是佛,诸佛正遍知海从心想生。”鸠摩罗什大师赞称慧远法师为“东方护法菩萨”,受国外僧众所钦敬。东林寺为当时南方佛教中心,与罗什所居止之长安中分天下。
 
    政教文化:慧远法师则广交仕宦名流,权贵豪门,普渡众生。后秦的姚兴常与慧远法师书信来往,并派人送来礼品和法器。东晋的司徒王谧和护军王默也对慧远法师表示钦慕。荆州刺史殷仲堪曾专程到庐山拜访慧远,两人谈论《易经》,终日不倦。桓玄在篡夺皇位前曾竭力压制佛教势力,他初以为慧远法师跟其他尼僧一样,胡作非为,横行不法,想借机打击,下令要慧远法师出山,两人一见面,桓玄首先引用《孝经》中“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的所谓古训,查问慧远法师为什么要剃光头。慧远法师知道桓玄是责备他落发为僧,违反“孝道”,也随即引用《孝经》中另一句话:“立身行道,扬名于后世,孝之终也。”慧远法师应声答道:“立身行道。”慧远以《孝经》对《孝经》,敏捷巧妙地作了回答,使桓玄大为心服,他进一步了解到,慧远法师弘法永保清净,从不同流合污,更是大为尊敬。不久,桓玄下令,排斥打击佛教势力,有不少寺院被拆毁,大批僧尼被迫还俗,唯有东林寺例外。桓玄说:“只有庐山是道德高超的人居住着,不在取缔之例”。
 
    念佛文化:根据《佛说阿弥陀经》、《观无量寿经》、《无量寿经》和《往生论》等为主要经典,以念佛为手段,以往生西方净土为目的的佛教宗派,创作出了能口口相传的“阿弥陀佛”四字真经,创建口念“阿弥陀佛“四字真经的大众简易修行法,将佛教文化植入平民生活,这就是可以在死后到达阿弥陀佛主宰的西方极乐世界的净土理论和简单容易修行的法门,最能体现佛教中国化成果的是净土宗。慧远大师自然不用说,在念佛三昧中, 曾经三次见到弥陀和西方圣境。又如高士刘遗民, 他也是在定中见佛, 佛亲自给他作加持,以袈裟覆体,用手摸顶等等。慧远的结社念佛,是依念佛三昧而见佛,以期往生西方。慧远的《念佛三昧诗集序》说:夫称三昧者何?专思寂想之谓也。思专则志一不分,想寂则气虚神朗;气虚则智恬其照,神朗则无幽不彻……又诸三昧,其名甚众,功高易进,念佛为先。何者?穷玄极寂,尊号如来,体神合变,应不以方,故令入斯定者,昧然忘知,即所缘以成鉴,(鉴)明则内照交映而万像生焉;非耳目之所至,而闻见行焉。 《般舟三昧经》卷上,“行品”中说:若沙门白衣所闻西方阿弥陀佛刹,当念彼方佛,不得缺戒,一心念,若一昼夜,若七日七夜,过七日以后,见阿弥陀佛,于觉不见,于梦中见之,譬如人梦中所见,不知昼,不知夜,亦不知内,不知外,不用在冥中故不见,不用有所弊碍故不见。慧远法师将念佛与西方净土往生信仰相结合,大力提倡阿弥陀佛的极乐净土,这一思想对后世的影响是十分巨大的。
 
     结社文化:一是佛教涵义结社。《释氏要览》中有所记载:“昔晋慧远法师(唐宣宗谥大觉法师),雁门人,住庐山虎溪东林寺,招贤士刘遗民、宗炳、雷次宗、张野、张诠、周续之等为会,修西方净业。彼院多植白莲,又弥陀佛国以莲华分九品次第接人,故称莲社。有云:嘉此社人不为名利淤泥所污,喻如莲华,故名之。有云:远公有弟子名法要,刻木为十二叶莲华植于水中,用机关,凡折一叶是一时,与刻漏无差,俾礼念不失正时,或因此名之。”慧远法师在庐山成立"白莲社"(实验区),创建了庐山僧团,推进庐山僧团的僧制建设,探索与创新中国佛教早期教制的新型的僧团发展模式,开创了中国特色的“山林佛教"。这是慧远法师卓有成效地进行一种僧制创新与自律管理革新偿试,也是一种富有远见的政治智慧。慧远法师认为只有通过内部整顿,制定完善的僧制,加强佛教自身建设才能解决佛教世俗化的现象。由于庐山僧团的清风,得到当时王公大臣的赞叹,而且僧团的规章制度得到南北僧俗的普遍尊崇。后秦弘始三年(401),姚兴在设立僧官的诏书中,将慧远法师庐山僧团的规制“远规",作为整顿僧尼的楷模,他称:大法东迁,于今为盛,僧尼已多,应须纲领,宜授远规,以济颓绪。从庐山僧团的严持戒律、传译律典、修般舟三昧等作风来说,也有必要严制制度的必要,慧远的教制虽然仅通用于庐山僧团,但是为东晋南北朝时期的教制与组织建设,给予了深远影响。庐山僧团为后来禅宗教团百丈清规的出现,在区域与理路上提供了良好的先期实践背景与参照样本。慧远法师在庐山东林寺创建的“净土”学说,成为中国佛教的重要宗派“净土宗”的思想来源。现代著名学者胡适1928年曾指出:″慧远法师的东林,代表中国“佛教化”与佛教“中国化”的大趋势″。这就是在佛教历史上最早的一次结社,这次结社的目的最终就是专修“净土”的法门,希望能在死后前往西方极乐世界。慧远法师联合刘遗民等人在佛祖面前立下誓言,也是佛教在中国最早的结社行为,他们创下的社群叫做"白莲社"。讲学三十多年,影响深远。当时朝廷权贵,文人名士都倾服他的道德学问,书信往来不绝,关系极为密切。他提倡观想念佛,在庐山与僧、俗结社,立志往生西方。这是中土历史上第一个有规模、有水平的高僧与居士的结社,开创了佛教信仰实践的一种新形式,特别对后代文人居士佛教的发展造成了长远影响。晋安帝元兴元年,该群体中的彭城刘遗民、豫章雷次宗等123人还与慧远法师在无量寿佛像前建斋立誓,共期往生阿弥陀佛西方净土,推进了净土信仰在中土的流传。早年东晋时代,慧远法师,我们净土宗第一代的祖师,在庐山,江西庐山,建立第一个净宗道场,念佛堂,东林念佛堂,现在叫东林寺,祖师最初建立是个念佛堂。同参道友一百二十三个人,因建立了缘起的生命轮回观念和善恶必报的因果观念,共同发大誓愿,一心念佛,求生净土,这些人统统往生了,无比殊胜,往生到西方安乐净土(极乐世界)就是作佛,无比殊胜庄严,其中十八人还被誉为“十八高贤”,开启了我国西方净土信仰的先河。这一结社念佛之举为后世所仰慕。东林寺形成了集修行、学术、研究、交流、翻译于一体的中国化佛教的大趋势。庐山结社念佛,以一种团队的力量宣告了净土法门的兴起,开后世结社念佛往生净土的宗风,慧远法师当之无愧地被推尊为中国净土宗的初祖。相传其道场前有莲池,内植白莲花,因而被称为“莲社”。此后中国佛教史上结社念佛之风不断,慧远法师往生的时候告诉同学,过去在念佛堂曾经三次见到极乐世界、见到阿弥陀佛,他说今天佛又来了,这第四次了,我会跟着佛到极乐世界去,这真往生。同学们问他,极乐世界是什么样子?跟经上讲的一模一样。慧远法师那个时代净宗的经典只有《无量寿经》翻成中文,翻成华文,《弥陀经》、《观无量寿佛经》我们相信已经传到中国,但是还没有翻成中文,中文流通的本子只有《无量寿经》一种。所以初祖建立净宗道场所依的是一部经,就是《无量寿经》。这一个公案决定不是假的,慧远法师(就是初祖)给我们做证明,念佛往生净土是真的。这个法门至捷,至是到极处,捷是快速,八万四千法门,唯独这个法门可以一生成就。至径,这个径就是抄近路,最直捷的法门、最快速的法门,前面我们读到过,最稳当的法门、最容易的法门,而且是成就最高的法门,真难得!我们这一生遇到了,遇到要不能把它把握到,这一生空过就太可惜!世出世间一切法,只有作佛是真的,只有作佛是最究竟、最圆满的。世尊在此地为我们介绍,黄念老居士为我们做详细的讲解,难得!我们往生到极乐世界才知道佛恩之大,才知道夏莲老的会集、黄念祖的批注无比的殊胜可贵,我们才知恩报恩。不知道恩他不会报恩,知恩肯定报恩。我们今天知道了,怎么报?依教奉行,决定往生净土,这真报恩。净土法门兴盛,弥陀信仰正广泛流行于士大夫间,文人与僧侣结社亦是一时风气,二是文学涵义结社。慧远法师首创之东林莲社,实乃中国文学史上第一个诗社。远公莲社在中国古来诗社的创立与发展史上有其不可忽视的地位,对东晋思想文化发展、诗文革命运动产生着重要影响,使之成为值得深入研究的古代重要文学社团之一。以慧远法师为核心形成了一个山水诗作家群体,活跃在当时的诗坛上,成为我国早期山水文学创作的重要力量,使庐山莲社突破和超越了单一的宗教性质,在一定程度上也成为文学结社。慧远法师“庐山诗社”重要成员有东晋名士宗炳、张野、刘程之、王乔之,以及山水诗之集大成者谢灵运、田园诗之开山鼻祖陶渊明等,他们各自行于世的山水诗作,正是慧远法师主导的庐山山水诗创作热烈氛围所孕育的蓓蕾或迟或早必然要开出的奇葩。多次游览匡庐风光,自觉吟咏自然山水,且名僧与雅士风云聚会,以慧远法师为核心形成了一个山水诗作家群体,活跃在当时的诗坛上,成为我国早期山水文学创作的重要力量,使庐山莲社突破和超越了单一的宗教性质,在一定程度上也成为文学结社。慧远法师“庐山诗社”重要成员有东晋名士宗炳、张野、刘程之、王乔之,以及山水诗之集大成者谢灵运、田园诗之开山鼻祖陶渊明等,他们各自行于世的山水诗作,正是慧远法师主导的庐山山水诗创作热烈氛围所孕育的蓓蕾或迟或早必然要开出的奇葩。慧远法师主持的念佛立誓,事在元兴元年(402年)七月,参加这一法集的“同志息心贞信之士百有二十三人”,他们还围绕念佛三昧的主题进行了集体的诗歌唱和活动,并结集为《念佛三昧诗集》,慧远法师亲自为之作序。慧远法师发起的最后一次文咏活动,是佛影台建成之际的赞佛之咏。慧远法师亲自撰写了《佛影铭》,据此铭后记:“于时挥翰之宾,佥焉同咏,咸思存远猷,托相异闻。”可知当时加入挥翰行列的人不在少数,谢灵运亦作有同题《佛影铭》传世。远公莲社在文学史上的另一大意义,则是首开僧俗文人大规模文学结社的风气,对后世以文会友的结社集会活动,有着开启范例的作用。
 


 
联系我们

联系人:吴从兵 13970228715
            
电 话:0792-8185058
传 真:0792-8185308
QQ:1045688283、1065009360
        857225856、1912493407
     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
推荐线路 更多>>
·庐山二日游
¥340
·井冈山二日游
¥480
·婺源 景德镇二日游纯玩无购物
¥420
·篁岭赏花,景德镇二日游
¥150
·婺源 西递宏村 景德镇经典三日
¥830
·庐山一日游
¥270
·庐山石门涧纯玩二日游 南昌发
¥420
·鄱阳湖,石钟山,龙宫洞一日
¥198
旅游新闻 更多>>
九江国旅简介 | 庐山线路 | 庐山别墅 | 庐山租车 | 庐山景点 | 庐山宾馆 | 庐山云雾茶 |庐山旅游攻略 | 庐山新闻 | 联系我们
电话:0792-8185058、8105895 传真:0792-8185308 手机:13970228715
版权所有:九江中国国际旅行社 地址:江西省九江市滨江路105号国旅大厦505室 技术支持:庐山别墅 RSS地图 |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