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庐山旅游,庐山旅游网,我们将为您提供周到的服务!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慧远与庐山的故事

慧远与庐山的故事

高僧慧远与石门涧的故事之一 :   掷笔峰

 
             作者:曹仲杰 王耀洲           
 
   
    
  

     遥望匡山掷笔峰,峰尖直插白云中。
    远公当日行神笔,后世游人仰岱宗。

    这首诗是近代有人游罢庐山石门涧,望掷笔峰而写的。

    说起掷笔峰,石门涧一带民间流传着一个神奇的故事。而故事的主人公就是与石门涧有着千丝万缕关系的高僧慧远法师。

    慧远法师从小就很聪明,博览群书,尤其对老庄学说,深有洞悉,二十一岁,由于战乱,南路阻塞,不能够来长江以东,于是就和他的弟弟慧持投奔在恒山脚下潜修很久的沙门释道安寺中,有一次他听到道安讲“般若经”,道安解词析义,非常透彻,慧远深为感动,他不觉脱口说道:“儒到九流皆糠秕耳。”意思是说:“儒教,道教和其他各种流派的学说是糠秕罢了,真正精华是佛教。”因此,他就决定和他的弟弟拜道安为师,落发修行,慧远出家以后,专攻佛经,总想弄通佛经中的真谛,他勤奋好学,边学边写,熟记心中,往往是夜以继日,从不间断,时间一久,他的学识已经很深,成了道安的上首弟子。后来他就在茹山白人岩讲经说法,一讲就是20多年,传说在讲经时,不仅周围百里听众云集,连鸟兽路过那里也停下来听他说法。

    东晋太元六年(公元381年)他路过庐山,见庐山北临扬子江,南濒鄱阳湖,山夷钟秀,优雅清静。于是改变南下广东博多罗浮山的想法,决定驻锡庐山,先依师兄慧永住西林寺,后觉西林太小,他就在西林附近的赛阳石门涧,用土垒和竹草编造建成一个房子,取名叫精舍。并在此讲经布道。《庐山志》载:“远公有精舍在石门”、“南太元中沙门释慧远所建也。”清九江知府方体写的《双桥记》云:“远公龙泉精舍,乃因龙致雨而名”。开初的精舍、集安居、拜佛、接待僧友为一体。年代久远,几经兴废,现在石门涧的龙泉精舍是2003年开始兴建,2004年6月落成。“龙泉精舍”牌匾系1999年当时的中国佛教协会主席赵朴初所题。“净土源宗”系2003年江西省佛教协会秘书长释养昆所题。对联:“玉佛千尊,世界第一;引来游客皆翘首;巨龙一条,天下无双,感召信士尽磕头。”这幅对联是汪光开居士所作。以上皆是后话。

    慧远法师还在石门涧设有讲经台,“我是谁”这块岩石就是当年慧远讲经落座之处,十八高贤中的其他人分别落座在刻有“阿弥陀佛”的石头上。

    直到江州刺史恒伊为他建造东林寺,他才从龙泉精舍移居东林寺。慧远47岁时到庐山,一住就是三十六年。他形不出山,迹不入市,送客也不过虎溪桥,每天读经,讲经,抄经,从不间断。过去写书都用毛笔,在粗制的毛边纸上写的。慧远法师抄经或写作经书也是用毛笔,写的笔杆放在房角里堆积成一座小山,写的经书更不必说,差不多比他身子高过两倍。

    公元394年,东晋太元19年,慧远已经六十高龄,那年秋天,法师正好将写“涅槃径疏”,他想在东林寺开个道场,讲述“涅槃径疏”,因此他不顾年事已高,夜以继日地工整缮写,连续书写几个昼夜,总算把“涅槃径疏”写成了,那天正好是阴历十四,时以子时,法师搁笔后,走到窗子前,伸一伸几日来疲倦身躯,只见窗前一轮明月,晶莹透彻,银光直泻。情不自禁走出方丈室,在前庭大树下,仰望天空,万里无云,清风吹拂,法师精神大振,思绪万千,想到二十一岁出家,匆匆忙忙就过了四十多年,现在六十挂零,在日无多,不如暂时搁笔,将自己前半生的经历所学的所写的,以后就用口传心手授的办法,传给诸徒,这也同样是弘扬佛法做功德,广种福田,想着想着,他马上返回方丈室,将搁在砚池上一支快秃的毛笔,拿在手中,乘着月色,他一口气就跑到讲经台上,把笔夹在大拇指中,双手合十,面对西方,口中念着“阿弥陀佛”,然后低下头暗暗祷告:“西天诸佛祖,弟子慧远皈依佛门,已近四十年,一心礼佛,追求真谛,译过大量经书,从无稍怠,算是竭尽了全力,今晚又缮写了《涅槃径疏》,解释了许多疑难问题,对后世之人学习佛经,指出了一个方便之路,对佛事也算有一点贡献,现我年届六旬,在日无多,是否允许暂时搁笔,以后凭我的道力口传心授教诸弟子,宣扬佛法,但弟子不敢自专,特祷告佛祖,祈求明示。”说完就双膝跪下,闭目以俟。他就将大拇指夹的那支秃笔抛向讲经台前石门涧的深谷之中。说也奇怪,他掷出的那支笔,开始脱手时,迅速下坠,然后突然像鹞子翻身一样,飘一下,直向天空,尖尖的笔尖向上,笔杆向下,一动也不动地悬在空中,但慧远法师开始并未察觉,只见一尊紫磨金色的阿弥陀佛,站在他的面前云霞之中,金光四射,祥云环绕,慈祥的面目,双手托钵,对着法师讲:“大教流到江东,经卷不全,禅法无闻,百经未译,岂可掷笔?三日之内有西域高僧伽提婆前来东林护法,善自待之,切记切记。”说完佛祖就伸右手用食指和中指合倂,指那悬空的笔,就腾云驾雾离开了,法师欲待再问,只见天空仍然一片寂静,皎洁的月光,照在山林的岩石上,闪闪发光。法师依原路返回寺中,走进他的译经台,继续译经写作,一直坚持到八十三岁,从未停笔,直至圆寂为止。

    他一生主持与组织过的翻译《阿毗昙正经》四卷和《三法变论》二卷,著有《法性论》、《释三报论》、《大智变论抄》、《沙门不敬王者论》等论文,论、序、铭、赞、诗,书等汇集起来,共十卷五十余篇。而他掷的那支笔,在阿弥陀佛点化之下,竟然变成庐山的一座尖削陡峭笔直的山峰,后来人们就叫它为“掷笔峰”。

 
高僧慧远与石门涧的故事之二:求雨

 

                               作者:曹仲杰    肖士太   

                                     
    太元九年(公元381年),江州大旱,自早稻播下后,一直到六月底,老天爷硬是未下过一滴雨,那热烘烘的太阳,就象一团火挂在天空,烤得大地“嗤嗤”冒烟。人们就象生活在蒸笼里,热得七窍生烟,两眼冒金星。连续几个月的干旱,河水断流,禾苗干枯,田地起了特大的裂口,不但没有润禾的水,连吃的水都十分困难,真的到了滴水贵如油的地步。

    江州老百姓倍受煎熬,心急如焚,悲怆地仰望青天,老天爷啊,你为什么不发发善心,救救苦海中的黎民百姓。

    当年的江南,由于殷仲堪的叛乱,战事不断,已经使老百姓吃足苦头,家中库竭仓空,连锅盖都揭不开啦!现在天灾人祸,天不作美,严重的干旱,使江州老百姓连一点可吃的草根都挖尽了,真是度日如年,嗷嗷待哺。于是三个一伙,五个一群,哀叹着这艰难的日子怎么过?正当大家绝望的时候,东林村有一位姓李的老人却站起来说话了:“大家不要怨天尤人,穷于哀叹,要想活命,我看只有一个办法。”大家一听,七嘴八舌的一时都静不下来,连忙围着老人问:“有什么好办法”老人说:“石门涧龙泉精舍来了一位高僧,人称慧远法师,他还是西林寺方丈慧永的师弟呢!听说这位法师佛法大,道行高,尤其是他手上那根禅杖,不知是什么宝贝,可神得很呢,龙泉精舍的山头本来是没有水的,他就用那根禅杖往山头一挥,山上就流出一股清泉,他的徒弟们就在那里汲水修行,道力猛增,人们都叫它为“开慧泉”真是很神奇哩,我们要是去求他祈雨找水,只要法师肯答应,我们便有救了。

    大家一听,都说:“对呀!我们怎么就没想到呢?事不宜迟,我们马上去‘龙泉精舍’请慧远法师设坛求雨吧。”

    老人说:“大家不要着急,依我看,最好能请桓伊刺史出面,这样就更有把握。”

    大家都说:“对对对,”于是,人们便推举着李姓老人和几个办事能干的人,前往江州拜见刺史桓伊,又派人去西林寺请慧永方丈。

    桓伊刺史正为江州大旱而坐立不安,他也想到了慧远法师,正好百姓们也来相求,恰恰正合自己的心意,便决定亲自去拜见慧远大师。

     那天,刺史桓伊先到西林寺请方丈慧永法师同行一起到来到石门涧龙泉精舍,慧永对慧远说:“师弟,桓大人特意从江州赶来,想请师弟去江州主持祭龙法会。开坛求雨。”

    桓伊忙上前说:“是呀!如今江州干旱,哀声四起,如果老天爷还不开恩,降下甘霖,江州老百姓就会坐以待毙,沦为饿殍,到时哀鸿遍地,白骨遍野,就是我这江州刺史也怕当不成了,何况上天有好生之德,久闻你法师道深法高,上能感动神灵,下能感化鸟兽,又有一颗慈悲之心,所以下官特来相求,请屈驾随我去江州,开坛求雨,以搭救江州众生和黎明百姓,法师的大恩大德,下官将铭记在心,百姓将终身难忘!”说完,向慧远法师深深作揖,意欲下跪。

    精舍外面聚集的老百姓也一起纷纷下跪,齐声高呼:“请法师慈悲,开坛求雨!请法师慈悲···”

    慧永也说:“师弟,你法力比为兄高明,还是出一点力吧!”

    慧远见桓伊诚心诚意,更有师兄苦苦相求,再加上外面老百姓的呼声,他深为感动,双手扶住桓伊大人,说:“桓大人不必行此大礼,佛以慈悲为怀,化旱情,解民困,济众生,是我们佛家弟子应尽之责,老衲从命就是。不过,四季更替,天道轮回,风雨阴晴,实非人力所能主宰,我佛以为,天灾人祸虽是业力所感,但是心力,毅力,业力因果的感应力量,也可使它化解,转危为安,。所以我佛提倡以护国利民息灾为本,以众生为念,我将为之一求,以诚意感动上天,至于法会坛址,老衲认为还是设在精舍为宜,不须又回江州,不知桓大人意下如何?”

    桓伊见法师答应求雨,心里非常高兴,连声说:“好好好,一切遵法师之意吧。”

    乡民们听说法师应允求雨,又一起磕头作揖,齐声说道:“多谢法师慈悲,我们将永记法师的大恩大德!”

    六月六,晒得鸡蛋熟,就在初六的这天晚上,,慧远法师在石门涧龙泉精舍前,摆起了祭坛,烛光摇曳,香火缭绕,慧远法师亲自主持法会,他手捧《海龙王经》,轻轻诵读,众僧也边诵边和。详和的佛音,抑扬顿挫,惊醒了寂静的山林,诵罢《海龙王经》,慧远法师又领着僧人念起了“大悲咒”,请观世音菩萨派遣龙王前来护法。

    精舍附近的村民,此时也都在自家门前或聚集在道场上,一面倾听佛音,一面翘首仰望仲夏的夜空,盼望着慧远法师能够祈求上天快降甘霖。

    说来还真神,刚才天空还布满繁星,此时却渐渐地隐去,飘起一缕缕乌云,山风也渐渐地吹过来,法师作法灵了,乡民们无不感到高兴,齐刷刷地跪在地上,祷告老天,这时候,慧远法师手捧香火,领着众僧来到了东林寺的古龙潭。他们站立在潭边,一遍一遍地诵读“海龙王经”。也是慧远法师法力无边,他诵念的“海龙王经”竟有雷霆万钧之力,直震得东海龙宫摇摇晃晃,哗哗作响,东海龙王广泽大吃一惊,不知是谁竟有这么大法力,搅得龙宫不得安宁。广泽坐不住了,“呼啦”一下冲出海面,腾空飞舞,驾着祥云飞到庐山峰顶,正遇山神——金刚罗汉立在云端,便上前问道:“请问山神,不知是何人召唤小龙?”
山神答道:“我乃奉菩萨之命来协助高僧道安的上首弟子慧远法师,为江州百姓施降一些甘霖,特来唤你。”

    广泽说:“啊,莫非是在恒山的白人岩讲经说法的慧远法师?听说他讲经说法时,能引得百鸟朝山,百兽静听。有如此高的佛法,难怪连我的龙宫都震动起来了。不知山神呼唤小神有何赐教?”山神说:“法师想请降甘霖,以解江州旱情,救黎明百姓于水火。”

    “这个······”广泽有些为难,因为玉皇大帝未下旨令,他是不能随便向人间呼风唤雨的,如果私自行令,就是违背天条玉律,轻者革职查办,重者还要掉脑袋,所以一时就犹豫起来。

    山神见状,便劝道:“慧远法师奉师命,本当去罗浮山驻锡的,现留在石门涧弘法传教,小神为他护法,好让他按佛祖之意,今后在东林寺结白莲社,弘扬净土宗,让众生行方便易行之道,使佛教在南方广种福田,弘扬光大,佛神一向舍身仗义,以慈悲为怀,普渡众生为本。如今眼看江州大旱,百姓苦不堪言,你怎能见死不救呢?“山神见广泽龙王听了这些话似有心动,接着又说:”你要知道,以后慧远法师将成为中国净土宗法门的始祖,即使你有什么不测,法师也会祈求佛祖救你的。此乃大功德之事,你何不积福积德,降甘霖于江州,救黎民于水火呢?”

    山神一番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的话语,终于感动了龙王。广泽说:“好吧!为了弘扬佛法,我就同你一起协助慧远法师,替佛行道吧。”

    于是,广泽随同山神,飞到江州上空,盘旋翻滚,只见他龙须摆动一下,把口一张,一股水柱从空而降,霎时间狂风大作,乌云陡起,电光闪闪,雷声隆隆,紧接着,豆大的雨点便铺天盖地地倾倒下来,直下得天地连成一条线。大雨一直下了三天两夜,枯萎的禾苗返青了,干涸的小溪小河又哗哗地流淌了,旱情化解了,天灾制服了,千千万万的百姓喜笑颜开了,人们欢呼苍天有眼,颂扬慧远法师法力无边!

    江州刺史桓伊,为感谢慧远求神降雨,还亲自题写“龙泉精舍”四个字的大匾,领着自发而来的百姓们,敲锣打鼓地来到石门涧龙泉精舍,把匾额高高地挂在精舍的大门正中,可是东海龙王广泽却因此受到惩罚,禁锢在庐山乌龙潭竟达三十多年之久,后来还是慧远法师超度,才释掉前惩,回到东海龙宫去了,当地人为了记念此事便在乌龙潭旁边山坡上立了一座龙王庙和祭龙亭。

高僧慧远与石门涧的故事之三:祭龙

 


                                                 作者:  曹仲杰    肖士太


    慧远法师为解江州旱情,在庐山石门涧龙泉精舍设坛求雨。不料此事被天兵天将发觉了,奏明了玉皇大帝后,玉帝大怒说:“是何人如此大胆,竟敢违我天命,私自降雨?”

    有一大臣奏道:“此乃石门涧龙泉精舍慧远法师请求,东海龙王广泽施行的。”

    玉帝道:“慧远乃是莲花化身,又是佛祖指派降落凡间弘扬佛法,普渡众生,如果责问于他,有碍西方诸圣,还是将广泽拿上天庭问罪!”

     随后天兵天将领旨,驾着祥云,来到东海上空宣称广泽听旨,广泽一听天将呼叫,料想是江州降雨之事,可能触犯了天律,便装糊涂说:“玉帝呼唤小龙何事?”天将说:“你自己心里有数,去天庭再作理会。”说着便催广泽上路,不一会来到天庭,拜见玉帝。玉帝对广泽说:“广泽,你违抗天命,私自给江州百姓下雨,还不赶快受缚领罪。”

     广泽奏道,“江州大旱,万物枯萎,民不聊生,臣于心不忍,才给江州降些甘霖,以解民于倒悬,城中百姓皆抬香跪拜,齐呼皇恩浩荡,苍天有眼。。。。。。”

  “住口!”玉皇大帝怒不可遏,说:“你犯了天律,罪不可恕,还敢花言巧辩,本来要送你去缚龙台抽你的筋,剥你的皮,念你是一片好心,但违律的事,不能宽恕,死罪可免,活罪难逃,现将你打入凡间,永世不得入朝!”

    说完即令雷公,电母将广泽押出金殿,一声惊雷,把广泽打入到庐山乌龙潭受罪去了。

    可怜东海龙王广泽,只为慕慧远法师佛道深奥高风亮节,为拯救黎民于水火,竟遭此大难,心里好不悲哀,暗自伤心落泪。

    山神知道此事后,立即赶到乌龙潭探望广泽龙王,嘘寒问暖一番后,就指点他去找慧远大师,求解脱之道。

    在慧远法师六月六求雨第三天,即六月九日的夜里,慧远法师在昏暗的灯光下刚刚参禅入定,就见东海龙王广泽一脸愁苦地站在他的面前,对他参拜道:“法师,小龙乃东海龙王广泽,久慕法师的高风亮节,才应法师之求,违了天律降雨,今被玉皇大帝打入乌龙潭冷宫,受尽凄苦。”

    慧远法师大惊,说:“阿弥陀佛!佛以慈悲为怀,普渡芸芸众生为本,汝降甘霖,普济苍生,何罪之有?今与汝相许,年年六月六,老纳将率众弟子去乌龙潭为汝祭祀,上奏天庭,澄清功罪,分辩是非,望能得到玉皇大帝的理解宽恕,并让汝在此永享烟火。”广泽喜出望外,谢毕,便见红光一闪,随即飞回乌龙潭去了。     金鸡报晓,慧远法师被惊醒,想起夜间会见广泽的情景,心里深感不安,早课完毕,他便亲自率领门徒,抬着一钵饭,几碟素菜,带着香火,离开石门涧,来到乌龙潭,把饭菜摆在潭口的石上,点燃了香火,默默地诵念祭文,然后把菜食投入潭中。     从此以后,每年六月初六这一天,慧远法师必定率领石门涧龙泉精舍众僧人到乌龙潭祭龙。石门涧附近的百姓也感谢龙王广泽下雨之恩德,也自发地来到乌龙潭烧香祭祀,三十多年来从未间断过,并且在乌龙潭附近,选了一块风水宝地,建了一座龙潭庵,以方便僧尼和居士在此礼佛、祭龙。     东海龙王广泽享受到人间烟火,也就一心一意在乌龙潭苦守苦修,指望依仗慧远法师的佛法,有朝一日能得到玉皇大帝的宽恕,好回东海与家人团聚。为报答慧远法师的祭祀和山民的烟火,广泽每十天半月就走出冷宫。喷云吐雾,夏天吐出祥云蔽日,冬天吹去蔽日乌云。不几时还下一场阵雨,故这一带不冷不热,不涝不旱,成为冬暖夏凉的风水宝地。因为一年四季都有白云停留在峡谷里,人们就把这个地方唤作卧云垅;当白云从山腰飘过,带来一场阵雨时,人们便叫它为过山龙雨。后来,龙王虽然被慧远法师解脱了罪责重回东海龙宫去了,但石门涧龙泉精舍的祭龙活动,一直延续下来,直到东林寺建成后,慧远主持东林寺法事,仍持续不断祭龙仪式。     清代咸丰年间(1854—1867)清湘军与太平天国在九江、湖口大战时东林寺遭兵焚之后,就再没看到东林寺的和尚到乌龙潭祭龙了。     现在,庐山乌龙潭还留下道光癸未(1823年)农历六月初六祭龙的一块摩崖时刻,字迹仍清晰可辨,而拜石上的字迹则模糊难认了,龙潭石崖上不知是何年刻的“有龙则灵”四个字,现在也只留下了一个“有”字,“龙”和“则”只剩下半边了,但庐山附近老百姓口中流传的“六月六,龙抬头”的口头语以及每逢六月六抬着泥塑木雕的龙王爷游行的俗习却一直保留下来,以对龙王广泽及高僧慧远的感恩之情。

 

高僧慧远与石门涧的故事之四:神运殿

 

                                                   作者: 曹仲杰    肖士太


    慧远法师在石门涧建起了龙泉精舍,便开坛弘扬佛法。这段时间江南的四大才子云集石门涧,朝廷文官武将,地方大小官员也纷纷前来拜访,山野隐士、文人学者、社会名流和达官贵人也来到石门涧龙泉精舍向慧远法师咨询人的“生、老、病、死”无常之因果关系,真是人缘广结,香火鼎盛,每日就连挂单的僧众和俗家弟子就达上千人。小小的龙泉精舍根本无法容纳这样庞大的人群。西林寺主持慧永法师对慧远法师说:“师弟,四众弟子皆羡名而来求佛问道,且有与日俱增之势,希望你能建一座更大的寺庙好。”
    
    慧远法师说:“师兄所说甚为有理,只是我初来此地,虽人缘广结,但不便向施主启口,建庙银两恐一时难以筹措。”

    慧永想了一想说:“这倒也是,只要师弟有这个意愿,何不去求江州刺史恒伊,请他资助。何况师弟还为他祈求甘霖,救了江州百姓,我看不会有多大问题。”

    于是慧永便在第二天去拜访了江州刺史恒伊,并把慧远法师的想法转告恒伊,并说:“石门涧龙泉精舍的确不能容纳如此日日剧增的僧人和信男善女。意欲兴建一座更大的寺庙,特请刺史助一臂之力,不知是否可以采纳?”恒伊听后连连点头,并说:“慧远法师是道行精深的高僧,自他来到江州之后,我还专程拜访过他,甚是投机。何况前不久还为我及江州百姓求得喜雨,本当报答。如今他有着这种愿望,又怎能拂他善意呢,况且弘扬佛法,百姓安康,对本太守也是一件好事,理当出力。”说完立即命令师爷从府库中拨出一部分银两,以资助慧远法师建寺。慧永大喜,一再表示谢忱。

    可是,当时正是东晋“五朝十六国”的战乱时期,中华大地到处战火纷飞,生灵涂炭,民不聊生,加上天灾不断,官库也不富足,只能解决建寺的部分银两,差缺仍然很大。慧远法师便率众弟子亲自动手,披荆斩棘,平整道场,庙基,好将有限的银两用于兴建佛堂和大殿,至于厢房、膳室、伙房等,则全用竹木茅草搭盖。

    这样,资金问题则勉强可以解决,可是在建造大殿时,慧远法师又遇到困难。当地木材供应不上,尤其是做梁柱的上好木料,更是难以寻觅,如坚挺笔直的楠木,能雕刻佛像的樟木等,甚至连粉刷墙壁的沙灰,本地也没有,都要到外地去采运,这样,既增加资金还要拖延时日,慧远法师为此而深感不安。如果主殿建不起来,他如何对得起鼎力相助的江州刺史恒伊呢?又如何对得起江州众多弟子和乡民百姓呢?
慧远法师心情忧郁地离了工地,缓步走过虎溪桥,抬头面向南方,那高高的罗汉峰,耸立在云山雾海之中。像是菩萨在显灵。慧远法师不禁心中一动:是呀,我何不祈求弥陀佛祖相助呢?

    晚上,皓月当空,繁星闪烁,慧远法师在石门涧龙泉精舍门前摆起了香案,领着数十弟子虔诚地诵念“金刚经”,默默祈祷:果由因起,缘随念生,祈请佛祖让各路山神前来护法!

    祈祷完毕,慧远法师回房禅坐,渐入禅定……石门涧龙泉精舍佛堂中,烛光慢慢暗淡下来了,墙上供的阿弥陀佛像动了起来,一步步从香案上走了下来,走出龙泉精舍,腾空而起,飞呀飘呀,飘到后山上站定,双手合十,口中念念有词:“唵啮临金遮,金遮生金遮……”猛地打开手掌,放出一道道闪电,紧接着又是一声惊雷:“金刚力士何在?”随着这一声法旨,只见一队金刚力士站定在阿弥陀佛面前,佛祖说道:“汝等速将柳州各地的楠木、樟木和白沙灰于今晚运至东林,不得有误!”

    “遵命!”金刚力士齐声应道,旋即腾空而去。

    刹那间,东林寺上空黑沉沉一片,点点繁星不见了,皓洁的月亮被乌云吞没了,精舍的茅屋也笼罩在黑暗中。不一会,只见狂风大作,电闪雷鸣,大雨滂沱、风声、雨声中似又响起一阵阵好似重物落地的声音和沙沙的响声,混成一片。

    石门涧龙泉精舍里,灯火全熄灭了,只有在闪电中才能看见慧远法师禅定的神态,双目紧闭,端坐如磐。厢房里的小沙弥们被电闪雷鸣吓得用被子蒙着头,不知所措。

    第二天拂晓,雨止风歇,众僧人走出茅舍,来到施工现场后个个惊得目瞪口呆,只见工地上木材堆积如山,还有一堆堆的青沙,白灰和毛竹堆积在眼前,僧人们无不感到惊讶,这一夜之间,哪来的这么多木料和沙灰呢?纵然有千军万马也弄不出来呀?僧人们正在议论纷纷,一些泥木师傅也来了,他们也被眼前的情景惊叹不已,说一定是有神力相助,非凡人所能为也!僧人们心里似乎明白了,定是慧远法师请神人相助,于是一起涌向精舍,向慧远法师跪拜,慧远法师把他们一个个搀扶起来,口中连连念道:“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这时候,又有一沙弥跑进龙泉精舍,向法师禀报:“师傅,池里还有几根又粗又长的木料哩!”

    慧远法师道:“佛祖显圣,山神护法,树之来,缘结前生,阿弥陀佛!”于是即和众僧一起来到池边,果然见有几根又粗又直的上等木料,好做大殿梁柱之用,大家无不感到高兴。

    弥陀佛显圣,山神护法,给东林寺送来了木料之事,立即传遍江州,闻者无不称奇,不少僧人和百姓都赶来观看,深受感动。于是,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纷纷解囊相助。江州刺史恒伊也惊叹慧远法师的神异,也兴致勃勃地来到东林寺观察,高兴地对慧远法师说:“远公,这是你与庐山有缘,恩泽江州,福庇百姓,善因善故,虔诚感神灵,真是可喜可贺啊!”

    慧远法师谦逊地说:“要不是大人护法,老衲也难有这么大的弘法啊!”

    恒伊含笑礼让说:“大师不必过谦,我只不过助微薄之力,不能说是什么洪福,这叫做精诚所至,感动神灵,才有如此奇迹。”

    慧远说:“大人,来得早不如来得巧,机缘难得,老衲想乘此良机,请大人为大殿赐名题匾,不知能否赏脸?”

    “远公,你这不是让我献丑吗?”

    “大人说哪里话!兴建庙堂,多得大人鼎力相助,此乃名正言顺,非大人莫属啊!”

    “那……恭敬不如从命,我就班门弄斧!”

    慧远见恒伊应允,心中大喜,即请恒伊来到石门涧龙泉精舍,小沙弥早已铺好纸,摆好墨砚,恒伊提笔在手,暗自思忖,想到这么多的木料沙灰,一夜之间都突然聚集起,这难道不是神力运来的吗?于是便挥笔写下了“神运殿”三个大字。

    “神运殿!好!好!好!”慧远法师和在场的慧永等人连声叫好。

    寺庙建成,开光的那一天,就把恒伊题的“神运殿”的大匾挂在寺内的主殿上。东林寺的主殿就叫做“神运殿”,这就是他不同与其他寺庙大都叫“大雄宝殿”的原由。

    后来到唐朝,有名的书法家裴林也为东林寺题写过“神运殿”的大匾。

    令人遗憾的是,东林寺在1987年动工兴建大雄宝殿时,都把神运殿全部拆除了,在其基础上动工兴建大雄宝殿,至今游人再也见不到原来的主殿——神运殿了。


庐山石门涧外有座赛阳桥,相传清朝乾隆皇帝光临此处,并留下一个美丽的爱情故事。

   清朝乾隆皇帝六下江南,游龙戏凤,发生不少风流韵事,相传到庐山游览时曾经留下《天缘有份再来游》一诗,描写的就是他在庐山巧遇乡村才女李凤英的一段故事。

乾隆当年游览庐山,正是盛夏季节,为了自由游览更有乐趣,不用护卫,不用銮驾,脱下龙袍,身穿绸衣,手执白绢折扇,只带了一名贴身随从,从石门涧里的登山石阶,徒步至登高亭,再上锦涧桥,抬头看锦绣谷,奇峰簇拥,流云如飞,连声赞道:“绝景!绝景!”过了锦涧桥,就是明太祖朱元璋当年为仙人洞旁御碑亭开辟的九十九盘山道,峰迭路转,险窄盘旋,处处是奇景,令乾隆目不暇接,经过甘露寺,有座披霞亭,这儿有座石坊,上刻“庐山高”三个大字,乾隆到此审视良久,笑笑说:“此亭披霞,庐山高上天。”乾隆攀登将至山顶时,感到喘气艰难,筋疲力尽,就在道旁的一块岩石上坐了下来,长舒一口气,念声“阿弥陀佛”四字,因为登山者至此,看到这么一块岩石可休息,如脱离苦海登彼岸,念声“阿弥陀佛”,故称“阿弥石”。

乾隆上到山顶,信步朝仙人洞走去,进了仙人洞,先坐在石凳上休息解乏,一位胸前飘着长须的老道给他端来一杯用一滴泉泡的云雾茶。仙人洞里凉风习习,乾隆坐了一会,身上汗水已干,便将绢扇放在石桌上,起身去洞中看身背宝剑的吕洞宾塑像,默念两边的对联:“古洞千年灵秀,岳阳三醉神仙”。便想这吕洞宾住此仙境仙人洞,为何还要修炼上西天?我都想脱去龙袍在这里做个神仙。然后欣赏了一阵洞壁上许多名人石刻,就循仙路往“游仙石”去了。那把绢扇却仍然放在石桌上面,事有凑巧,就在此时,一位眉清目秀,潇洒大方的红衣少女,手提竹篮,篮内装满刚刚摘来的淡绿色云雾茶叶,莲步轻移地来到仙人洞向老道人讨碗水喝,也在石凳上坐了下来,她发现石桌上放着一把十分精致的绢扇,拿着展开一看,叹息道:“这样好的绢扇,竞无字无画,太可惜了。”就到纯阳殿前放功德薄的桌上取来笔砚,挥毫在扇上写下自己最为欣赏的一首诗。就在此时,乾隆从游仙石回头,刚走了一段山路,感到有点热,便从石桌上取绢扇用,展开一看,扇上怎么书写了一首诗?就轻轻念将起来,“黄河远上白云,一片孤城万仞。羌笛何怨杨柳,春风又度玉门。”念完连连称奇,拍手呼道:“好诗、好诗!”姑娘听了不觉满脸绯红,趋前道:“先生见笑了,这是小女子冒失,不知此扇为先生所有,信手涂鸦,尚望见谅!”乾隆听了,才注意到面前这个少女,见她脸如满月,唇红齿白,声如莺啼,亭亭玉立,顿生好感,忙道:“岂敢!岂敢!小姐下笔秀丽,如龙飞凤舞,深为佩服。”姑娘一听“小姐”二字,扑哧一笑道:“先生差矣!小女子并非名门闺秀,不过是农家之女,家父曾是教书匠,平日爱吟诗作画,小女受其熏陶,农忙之余,略懂一二而已!”乾隆一听连连摇头:“小姐请别谦虚,扇上所提之诗便是明证!”少女听了不禁咯咯笑出声来,轻声问道:“先生此诗可似曾相识!”乾隆低头想了想连连摇头:“本人孤陋寡闻、未曾读过!”“先生,唐朝诗人王之涣的《凉州词》原文是‘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我仅减去四字,改了一字而已,雕虫小技,岂能掩人耳目!”乾隆一听,倍感新奇,连声夸道:“唐诗千锤百炼、一字难移,想不到你一连删去四字,改动一字,成了一首立意颇新之作,真乃奇才啊!”少女一听,红云飞上脸颊,连连摇头:“先生过奖了,此乃即兴所为,不登大雅之堂!望勿见笑!”乾隆一听,更觉这少女可敬可爱,便打听少女的姓名住址,姑娘含羞道:“小女子姓李名凤英,家住山下赛阳桥。”彼此又就诗书绘画交谈了一番,看看天色将晚,凤英随即告别下山而去,乾隆目送凤英消失在山间小径中,自言自语道:“真是才貌双全的天仙!天资国色,世上难求啊!”自此,他心里时时刻刻惦记着这个李凤英,几乎到了神魂颠倒的地步,游兴顿失,第二天随即循着李凤英的足迹,前往石门涧外的赛阳桥寻访佳丽去了。

石门涧瀑布倾泻而下,就是通过赛阳桥汇入八里湖直通长江。赛阳桥还是南昌至浔城驿道的必经之桥,在当地颇有名气。这赛阳桥附近有几个村庄,李凤英究竟住在哪个村庄?乾隆搞不清楚,当他正在赛阳桥上犹豫不决,忽然听到桥下有洗衣的棒槌声,朝下一望,见一名红衣女子在低头搓洗衣裳,便尊声“大嫂”,想向她打听一下李凤英的住处,谁知这女子正是李凤英,他听出桥上正是昨日在仙人洞巧遇的那位先生的声音,便假装未曾听见,继续低头搓洗衣裳,乾隆见女子没有反应,误以为此女子听力不行,便拾起一块小石子,扔了下去,水花正好溅到李凤英的脸上,李凤英故意骂道:“哪个野小子,如此不懂规矩!仰面擦去脸上的水珠。乾隆一见是李凤英,喜出望外连忙施礼道:“姑娘息怒,小生失礼了!失礼了!”凤英笑道:“哟!是先生,失敬!失敬!”乾隆迫不及待地将专程来访的意思说明,凤英听了红着脸怪不好意思地带他回家,并向父母作了介绍,便到厨房烧茶水去了。乾隆见机赶忙从袖中取出御印对李老汉道:“我乃当今皇上,羡慕你的千金才貌出众,欲纳为妃,不知尊翁意下如何?”李老汉见皇帝驾到,拜倒在地,连称“死罪”,至于凤英为妃之事,则不敢肯定回复,只道:“小女生性逞强,必须待我问明。”乾隆将老汉扶起,要他与凤英商量,谁料这凤英绝非趋炎附势,追求名利之辈,生就一副傲骨,不图什么荣华富贵,宁孤守清贫之家,决不同意入宫为妃,并告诉父亲如何如何回禀皇上。李老汉回到前堂,乾隆认为此事是“三个指头捏田螺——十拿九稳”!自然喜形于色,静候佳音,李老汉向乾隆施礼后,朗声道:“小女说自己才疏学浅,不登大雅之堂,承蒙皇上错爱,奈何命薄福浅,早已有意中人,有负皇上圣恩,望乞恕罪!”乾隆听了前半段话,觉得尚有商量的余地。而后面的话,无异是闭门羹和逐客令了。想想此事要两情相悦,丝毫勉强不得,只好怏怏不乐地起身告辞,为了表明爱慕敬仰之情,临别时在自己的绢扇另一面,挥笔提诗一首,赠给李凤英。诗曰:

庐山竹隐几千秋,云缩高峰水自流;

万里长江飘玉带,一轮明月滚金球。

眼看西北三千界,脚踏江南十二州;

庐山美景观不尽,天缘有份再来游。

乾隆皇帝在庐山留下不解的情结,李凤英的倩影时刻在他脑海里出现,更为她的铮锵傲骨所折服!乾隆在庐山石门涧巧遇凤英的故事广为流传,成为美谈。

 

 


 
联系我们

联系人:吴从兵 13970228715
            
电 话:0792-8185058
传 真:0792-8185308
QQ:1045688283、1065009360
        857225856、1912493407
     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
推荐线路 更多>>
·庐山二日游
¥370
·三叠泉 浔阳楼一日游
¥160
·庐山一日游
¥270
·庐山、婺源、三清山、黄山后
¥720
·篁岭赏花一日游
¥168
·婺源二日游
¥400
·婺源江湾 篁岭一日游
¥380
·九江到龙虎山二日游
¥458
旅游新闻 更多>>
九江国旅简介 | 庐山线路 | 庐山别墅 | 庐山租车 | 庐山景点 | 庐山宾馆 | 庐山云雾茶 |庐山旅游攻略 | 庐山新闻 | 联系我们
电话:0792-8185058、8105895 传真:0792-8185308 手机:13970228715
版权所有:九江中国国际旅行社 地址:江西省九江市滨江路105号国旅大厦505室 我要啦免费统计